在看壽司的新文章「當他說錢都是我出的,我有權力叫妳滾」的時候,我差差點就以為愛琳是我的好友麗茲。這件事在我懷尼歐的時候,我有跟阿蚊分享過。麗茲的情況跟愛琳好像,只不過麗茲的先生是自己開診所,年收入大概近三百萬,而麗茲和她先生還擁有了兩個超級可愛的女兒。

那時麗茲一邊哭著對我說跟愛琳差不多的遭遇時,麗茲的小女兒還在我的腳邊跟噗啾玩玩具,我的內心非常非常的難過與心疼她。麗茲的先生我見過幾次面,也並非是那種可惡嘴臉的大男人。但是偏偏在重要時刻就會脫口而出這種垃圾話,而且請麗茲滾蛋還不是說說而已,常常要她現在就手刀出門。或許有人會幸災樂禍的說想當先生娘就是得認命點怎樣怎樣的,平常妳也享受啊,這時候就忍忍吧!

麗茲不是一般我們想像的那種先生娘,她不是全身名牌,更沒有外傭打掃,也不是天天喝下午茶做SPA,所有的家事和照顧小孩都是麗茲親力親為,大女兒上幼稚園,小女兒年紀比噗啾小還在喝母奶,麗茲不但要打理家裡,還得常常到診所巡巡。麗茲的先生回來總是累癱了,躺在沙發上要按摩要毛巾要熱茶什麼的。錢賺得多,花錢也不手軟,買進口休旅車,吃的食材都要新鮮頂級,衣服穿著也不馬虎。

然後年度結算的時候,她先生就整個爆炸了,拿著存款簿咄咄逼人的問麗茲他賺的錢都去哪了?為什麼戶頭只剩下這些,麗茲把記的帳給他看,她先生先是把帳簿一甩,怒吼了幾句,老套又上演了,要麗茲馬上滾蛋,說不想要一個只會花錢不會存錢的老婆。麗茲請她先生自己管錢,她先生又怒得大喊:「我賺錢賺得這麼辛苦,還得自己管錢?」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麗茲不想在孩子面前吵架,隔天等老大去上幼稚園,帶著小女兒奔到我們家來了。

麗茲哭著對我說:「我不想離婚。」我看著麗茲那粉雕玉琢的小女兒小心翼翼的爬上媽媽的懷裡討奶,我當然知道這些家庭風暴對小孩來說有多恐怖多沒有安全感。我拍拍麗茲跟她說:「我知道,我也不贊成妳離婚。」我對婚姻秉持著婚前嚴選,婚後閉一隻眼的原則,除了家暴、外遇這種無可忍受的因素之外,我覺得都還有改善轉圜的餘地,如果夫妻兩人都還有心,或許再試一下並非就代表有自虐傾向的軟弱婦女。

我請麗茲把帳簿拿出來,陪著麗茲把收入與支出用紅筆和藍筆分別列出,在支出的部分特別要麗茲把她先生個人的花費用黑筆粗線標出來。在作帳的時候,麗茲先生打電話過來,要麗茲「立刻馬上回家,否則就永遠不用再回來了。」麗茲鼓起勇氣拒絕了,她說我忙完了自然會回家,如果你不讓我回家,我會帶著兩個女兒另外安排。

我也沒辦法對麗茲提出什麼有建議性的意見,我只能告訴她:「如果妳還要這先生,那麼或許就是把他的那些垃圾話當作空氣,既然改不了他,只能試著接受。當然不要的人最大,這些都只能妳自己好好想想。」麗茲說平常時候她先生都是好爸爸好先生,就是在錢這邊過不去,我只能給麗茲拍拍,用句托爾斯泰的話來下結論:「幸福的家庭只有一個模樣,其餘的家庭各有各的難題。」

上次基嫂來我家時,閒談到婚姻的事,基嫂直白的說:「跟誰結婚都一樣啦!」她這句話很利,深得我心。年輕的時候只想找命定的靈魂伴侶,婚後才知道能有一個彼此可以互相忍受,風暴之後,還能笑出來(抱著哭出來也可以)的伴侶就很難得了。

 

文【白飯粒】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