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阿蚊:

或許再過幾天,快的話再過幾十個小時,妳的孕婦旅程就即將結束。懷孕就像立骨牌,一週一週把那該達到的該長成的小小里程碑豎起,等到全部完成之後,再一鼓作氣的全部推倒,經歷那一片壓過一片令人驚呼的過程之後,呈現出來的就是懷胎十月的成果,那極其可愛的寶寶樣貌。在立骨牌時只能靠猜想的圖案,如今就即將面對面的懷抱在手,我想妳一定既期待又興奮,但難免會有些許的擔心。

我是經歷過的。擔心是否能勝任照顧寶寶的責任,擔心未來的生活作息,擔心著許許多多的小細節妳是否都安排妥當,但是妳知道嗎?神奇的是當妳把寶寶抱在懷裡,那一切似乎都明朗了起來,看著寶寶的臉撫摸著她小小的身軀,妳就會知道妳可以的。當然實際操作起來還是會有不少的挫折與疲憊,但是妳的內心總是知道妳是可以的。

這些年來,我們都經歷了不少事情,從少女到人妻,從人妻到人母,一路下來大的事情忘不了,但是最常溫習的卻是某些微不足道的小片段。我記得我研二的時候,也是像現在靠近聖誕節的日子,我在學校宿舍收到妳從台北寄來的卡片,一開始先說:「聖誕節快到了,你們這群不事生產的學生又要到哪狂歡了?(先吐一口口水)」那時我忍不住笑了,雖然相隔很遠,但是妳的字句和妳站在我面前跟我說話沒兩樣。卡片的後半段,妳告訴我妳已經成為耶穌所牧的小羊,希望我也能瞭解這份美好的禮物。這片段我一直忘不了,因為當時我雖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但是後來它卻成了種子埋進了心裡。現在回頭來看,這張卡片對我而言是那麼的重要。

後來妳回來台南繼續唸書,我則開始工作。不過我們還是會儘量找時間吃飯聊天,相處的時候盡講一些非常無聊的事情,但是對我而言卻是最佳的抒壓方式,隨便亂說亂笑一通生活上什麼事情都能過得去。這中間我們也曾大吵過,傳簡訊互罵,寫悄悄話質問對方,一口氣吞不下的時候,非得拉對方講個清楚明白不可。現在我早已忘了都是為了哪些芝麻蒜皮的小事瞎吵,但是我很記得我們總是會給對方一個台階,讓事情落幕卻不影響到彼此的感情。

我步入婚姻較早,後來又懷孕生子,相對於妳繼續在自己的學業事業上衝刺,感覺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妳對媽寶話題無感,但是卻很盡力參與我的懷孕過程與噗啾的成長。我也很高興自己能陪妳度過那段失戀的漫長痊癒過程,我還記得當時妳來我家拿了瓶紅酒回去喝,我那時還想說真可惜我懷孕,不然就可以跟妳一同痛飲(順便痛罵那傢伙)

我永遠記得那年寒假的時候,我找妳出門吃飯,妳從巷子裡走出來的身影是那般的單薄,吃飯說笑時還帶點勉強,我知道人內心的傷口要痊癒需要時間,好在時間並不會因為痛苦而停滯。妳慢慢的好起來,甚至我孕期最後那幾週還要靠妳的照顧。每晚妳奔波在娘家和我家之間,幫我帶便當過來,讓大腹便便行動不便的我可以吃媽媽煮的飯菜。當時這些點滴的感激我並沒有說出口,但是我知道妳懂我的。

後來噗啾這難纏的嬰兒華麗的降臨,非常讓人難以忽視她的磨人,好在有妳每晚回家吃晚餐的時候幫我替手照顧她,偶爾陪我聊點很勉強擠出來的媽媽經,日子雖辛苦但是也就如此這般的捱過去。

這些不連續的小片段,總是在某些時刻跳出來,提醒著我有妳在是一件多好的事情。現在妳也即將加入人母的行列,我瞭解新手的慌張(拍拍),遠在新竹我能實際幫妳的不多,但是當個諮詢顧問(鍵盤保母)是當仁不讓的,妳就儘量的求救吧!(撥瀏海)

最後還是要叮嚀一下小金吉,記得追隨金虎哥哥乖巧的路線,噗啾姊姊是有練過的千萬不要學。(尼歐:我沒戲份?)

文【白飯粒】

1889487188.jpg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