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瑞典同事卡爾跟我算蠻聊得來,某天他約我去他家用餐(對瑞典人而言,他邀請妳去他家作客代表他已經把你當作不錯的朋友,否則他們寧可約在外頭),也介紹我認識他的日本老婆--真華(這是日本名沒錯)。

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我的老闆他也是娶了一個日本老婆,以瑞典這個國家來說,日本人並不多見,所以同一個研究單位有兩個人都娶了日本老婆,並不是很尋常的事情。

後來我跟真華成了好朋友,週末的時候都會相約去逛街或是逛超市,也對她越來越瞭解,她跟我老闆的老婆一樣,個性都非常的溫柔,每次我跟卡爾在講垃圾話的時候,她就在旁邊很快樂的笑著,若有什麼她聽到覺得很新奇或很驚訝的事情,她就會像一般日本人一樣發出「ㄟ~~~」聲音,很可愛。

當卡爾跟我講述他從斯德哥爾摩大學畢業,並且分享在市政廳(這裡也是每年諾貝爾獎的頒獎地點)接受博士學位頒發的照片時,真華在旁邊微笑,非常以他先生為榮,而他先生若是開口講話,她都非常專心的聆聽,偶爾還會露出很認同的表情。

某次在學校午餐時間,我問卡爾說,你老婆是傳統的日本女生嗎?他想了想說,應該是的(卡爾為了做研究曾在日本待過好幾年)。

我問吵架的時候,真華是什麼樣子的?

他笑著說,真華生氣的時候,她會故意跟他說「敬語」(卡爾會說日文),其中的含意就是我現在是跟你保持疏遠的,跟你陌生的。

我聽到之後,開玩笑的說,兩人吵架真華居然是改用「敬語」跟你說話,我想我先生會很羨慕你的。

我想到我老闆的老婆,在我們用餐結束之後,老闆幫她取了大衣,貼心的幫她穿上,她眼睛都笑彎了,對著我說「我老公是一個真正的紳士」,非常自然而然以夫為榮的神情。

而卡爾跟真華的相處情況也是讓我感覺非常舒服的,太太對先生尊重,而先生對太太很關愛,沒有那種誰壓抑了誰,或誰企圖想主導誰的氛圍。我跟真華聊的愉快,卡爾會體貼的去幫我們泡咖啡或是加熱水,若是我跟卡爾聊到真華不太理解的東西,她也從來不曾打斷我們,靜靜在旁邊聽著,或是等著卡爾用日文幫她解釋。

有時候你與其他夫妻檔或是情侶檔的朋友相聚,會感覺到一種緊張感,曾經見過男友一直反駁或打斷女友的發言,講話常會受到糾正,後來女友在旁邊顯得意興闌珊,一副你最對全都給你講就好的表情。

或是有的妻子很能幹,打點東打點西,先生想要吃什麼喝什麼,都在她的「吃這個比較健康啦」「那個太貴了,改點這個吧」的強勢主導之下,而通通換成妻子的決策。先生想說話或描述一件事情的時候,妻子因為也知道事情的始末,所以立刻搶話去講,一陣子之後就看到先生在旁邊無聊的翻報紙。


之前我在讀博士的時候,時常有人會跟我講學歷太高會嚇跑男人,幸好這種事情沒發生,還有一位勇者沒被嚇跑依然願意跟我賭身家。不過因為兩個人都受過ph豬的訓練,所以難免都會有本位主義或先入為主的觀念,在討論事情的時候,兩個人糾結在小細節辯得沒完沒了,而我在口舌上稍微伶俐些,所以容易佔上風,但很多事情的本質上就是各自表述,沒有什麼絕對真理或對錯可言的,辯贏辯輸的結果是雙方都很沮喪,沒有贏家。

張先他雖然平時溫和,但還是有其剛強的一面,當他不能接受我的態度的時候,他會選擇直接講出來而不是吞下去,而也幸好我對於他是有著打從內心的尊重,所以每當他表達了不能接受之後,我也能夠反省自己,也願意針對自己錯誤的地方跟他道歉。

看到了日本老婆對待他們先生的態度之後,我的想法又有了升級,雖然我最後有針對自己不好的地方跟先生道歉,但那兩人也已經歷過烈火燎原的爭吵,在情感方面雙方都受挫了,那何不在一開始的時候,先拋掉或按耐一下先入為主的想法,耐心的等先生說完呢?


「丈夫應該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 你們個人都要愛妻子,好像愛自己一樣,妻子也該深深尊敬丈夫」(弗5:28-33)


我想當一個妻子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先生愛我跟愛他自己一樣,而當丈夫的若能被自己的妻子打從心裡的尊敬並且以他為榮,那會帶給他多麼大的鼓勵跟信心。在我跟張先還有卡爾的相處過程中,發現男人若是能受到妻子的尊重,更甚者,若是一個男人能夠獲得妻子發自內心的尊敬,那更是會讓他覺得自己是找到了心靈伴侶般的感動,而對另一半更能呵護倍至,產生更多愛的能量。

寫這篇文章其實主要是要提醒我自己,不要逞一時口舌之快,而傷害到先生的情感,更何況對於張先,我是打從心裡覺得擁有這個老公是很幸福的事情,所以何必為了雞毛蒜皮而減損老公對自己的愛呢?


最後有圖有真相,附上卡爾跟真華的真相。

Karl.jpg 

Noa.jpg  


[蚊子血]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