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因為尼歐的蕁麻疹,把全家搞得人仰馬翻。因為非常之癢,晚上尼歐總是睡不安穩,一兩個小時就會癢醒,動不動就想抓,怕尼歐抓出傷口,所以夜晚我總是睡得很淺,幫他輕拍身體,或是他癢得受不了的時候立即幫他補上舒緩的乳液。也因為晚上睡不好,隔天尼歐總是活動力不佳,情緒也差。早上補眠的時候也是睡得很淺,哭哭抓抓睡睡,睡睡抓抓哭哭。

為了要照顧尼歐,家事我全都放下了。沒辦法打掃,沒辦法陪噗啾看書,沒辦法做其他的事,整天就是顧著尼歐,唯一沒有放手的就是煮飯。不論如何,我總是希望噗啾從學校回來,阿東從公司回來之後,能有一頓熱騰騰的晚餐吃。就算是一邊抱著尼歐一邊煮飯,我也是咬牙苦撐。那段時間很辛苦,但是我還是扛了下來。

一天的下午,尼歐吵著要睡覺,又因為身體癢睡不著一直放聲大哭,我法寶使盡終於讓尼歐睡著了,這時突然家裡的門鈴響起,我吃了一驚想說是誰會來(管理員沒有通報我,讓人直接上樓來也是我吃驚的原因),匆忙把門打開。竟然是噗啾和娃娃車的老師站在門口,老師說:「打電話沒人接,娃娃車到樓下也沒人來接Amber,所以就帶著她到樓上來看看媽媽是否在家。」我連聲跟老師道歉兼道謝,趕忙把噗啾摟進屋內。

原來是我在尼歐的房間哄他入睡,尼歐哭聲蓋過了電話聲,我一時之間又沒注意到時間,所以才沒有到樓下接噗啾。噗啾進門之後,自己把鞋子脫掉收進鞋櫃裡,又把書包清空,餐具餐袋拿到廚房的中島上。我看著噗啾乖巧的做著這些她原本每次回家都會做的事情時,不知怎麼的,突然淚水潰堤。

我抱著噗啾,滿是歉意的對她說:「姊姊,對不起。媽媽沒有注意到時間,忘了到樓下接妳。因為弟弟生病了,媽媽要哄他睡覺,也沒聽到電話聲....」講到最後我幾乎講不下去,只剩下哽咽。噗啾貼心的抱著我,摸摸我的頭對我說:「沒有關係。」她看我哭得很傷心,她應該也有點嚇到,她突然擠出笑容說:「媽咪,沒有關係啦!妳不要哭。」我怕嚇到噗啾,連忙把眼淚抹掉:「姊姊,妳肚子餓了嗎?媽媽去弄飯給妳吃。」「好。」

噗啾自己從書櫃裡抽了一本書,坐到沙發上讀了起來,似乎忘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也趕忙到廚房去做飯,但是盯著洗好的蔬菜,我又忍不住哭了,我心裡想:「我怎麼會做得這麼差,弟弟的皮膚癢,我就連接姊姊都做不到了嗎?真是太糟糕了。」我回頭看著沒有打掃的屋子,眼淚又壓不出的流出來,一直想著:「這個家怎麼會變成這樣?明明前幾天還是充滿笑聲的....」

突然有一雙軟軟的手緊緊的抱住我的腿,原來是噗啾聽到了我在廚房壓抑的哭聲,她跑過來抱著我,對我說:「媽咪,妳不要哭。我沒有怪妳。」她童稚的聲音更讓這句話充滿了愛意,我蹲下來緊緊抱著她久久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的哭著。

一直以來,我太習慣我們這個家的模樣。總是乾乾淨淨,事情都在軌道上運行,充滿姊弟的笑鬧聲,阿東鬧我的玩笑話......。偶爾的小意外可能只是噗啾調皮搗蛋,或是我跟阿東小小的意見不同。那維持幾秒幾分鐘的爭執,在這件事之前,我都覺得必須好好想想問題的所在。而今我才明白,有心思去處理那些小小小枝微末節的爭執,也是一種幸福。

幸福不是總是獲得什麼,或是驚喜連連,或是呵護備至,或是與眾不同。幸福是能一天一天的重複著昨日的笑聲(或小小的爭執),昨日的規律(吸地、拖地、洗廁所、擦櫃子),昨日的平凡(起床、上班上學、放學下班、上床睡覺),昨日總總我們願意記得的快樂,然後一天結束之後,安心的躺在床上想著:啊~真好。

這才是真切的幸福。

我們的慾望總是太多,想要著更多的金錢好滿足我們想買的東西,想要著更多的刺激好充實我們一成不變的生活,想要著更多的快樂好填滿我們看似貧乏的生命.......,總是想著:我還想要、我還想要,而已經擁有的幸福則脆如薄冰,總有一天會承載不了這些沈重的慾望,讓它碎成蛛網,裂成大洞,讓我們被慾望的大海吞沒。

我感激上帝給我這個經驗,讓我有更深的體會卻沒有讓我失去任何珍貴的東西,這感受與阿東那時生大病住院要出院前的感受一模一樣(文章在此),而這層體會讓我更勇敢,更能咬緊牙根努力維持著我已經擁有的幸福。這體會不容易,透過尼歐生病日子的每一夜每一天,每一滴眼淚每一個忍耐,才能銘刻在心頭上。

我生日時曾在臉書上知足的寫下:「感謝上帝對我的仁慈與厚愛,我的想望皆已成真,再無所求。」但是我現在才知道人不可能再無所求,再如何的知足,總總還是有一個願望想許,就像是我們遇到了真愛,就希望他也能愛我,等到他真的愛我們了,我們就會希望他能愛我們一萬年直到永遠。

我也是。藉著明天尼歐的生日,他還不會跟我搶許願這件事的時候,我替尼歐許下:願姊姊弟弟健康平安長大、願我們家的人都能相愛如現在這般模樣、願這兩個願望能實現直到永遠。

 

 

 文【白飯粒】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