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到香港雖然只有短短一天,但是因為接近四一,加上又是十年紀念,所以氣氛非常濃烈,幾乎可以說是一呼一吸之間都是哥哥的身影與容貌,和之前到香港追尋哥哥的蹤跡感受不同。當然思念與激動的心情也跟著加了好幾倍

展覽的內容我就不多寫,照片裡面也有。不過因為我去看的時候,人真的超多的,想要不拍到人實在很難,而且很擠,很多照片都歪七扭八。大家就勉強看看,想要看更清楚詳細的照片,可以點這裡,這是一個香港人拍的,他拍得非常清楚。

在這裡想寫一點我自己的感受。

這天有好多好多人來看展,香港人很多,不過最多的是大陸人,除此之外很多日本人、韓國人,當然還有來自台灣的歌迷。對台灣人而言,比較認識張國榮應該是哥哥在退隱歌壇之後,1995再度復出之後的作品「寵愛」開始(「追」這首歌就在寵愛專輯裡面)。我們家就有這張卡帶,那時是我姊姊基嫂買的,常常在家裡放,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哥哥唱歌,他的嗓音非常低沈有磁性是很迷人的成熟聲音。而開始看的第一部電影則是我爸媽帶我們去看的倩女幽魂。看完倩女幽魂並沒有迷上哥哥,迷上哥哥是看了「霸王別姬」之後,一整個被迷得神魂顛倒,之後又看了「風月」、「夜半歌聲」、「金枝玉葉」.....覺得每部片都好有特色。

我相信日本人或是韓國人,甚至大陸人也大致上是在復出之後才更認識張國榮,但是香港人不同,他們是一路看張國榮長大的。

我曾經問過我一位香港朋友:「為什麼梁朝偉是『偉仔』,劉德華是『華仔』都是什麼仔的,張國榮就是『榮少』?」他說:「這是按照氣質和特色叫啊!像是周星馳就會叫『星爺』,周潤發叫『發仔』,有時叫『發哥』,一般暱稱都是仔,但是張國榮的氣質就是貴族,大家就叫他少爺的少。」我不知道我這位香港朋友解釋的對不對,但是張國榮在香港人的眼裡就是一位貴族。

我在奧海城等展覽開幕時,身邊有好多經過的路人(香港人),看到展覽場地的照片時,有一位便脫口而出:「啊~是哥哥啊!」聽在我耳里覺得,他好像是在叫自己家人般的親切。還有幾位年輕人(大概只有二十出頭),一位說:「是張國榮」,一位回:「今天是四一嗎?」一位說:「我還會唱Monica」,我猜哥哥離開的時候他們大概只有國小國中,還會唱Monica可見這首歌在香港人心中的地位。(Monica是1984的歌,距今29年了)

還有一位媽媽帶著他的女兒來看展,小女孩大概跟噗啾的年紀差不多,小女孩指著牆上的照片問媽媽:「他是誰啊?」她媽媽回:「他是一個super star,天皇巨星。」「他怎麼了?」媽媽沒有講話,過一會兒指著照片說:「妳看他是不是有型有款?我好喜歡他呦!」(以上都是粵語,我大概聽懂這些)

然後在時代廣場的時候,我坐著時代廣場的手扶梯要離開時(時代廣場有超長的手扶梯,可以從二樓坐到地下二樓),我後頭站著一個大約五十幾歲的婦人正在講手機,她說:「我在時代廣場啊!.....嘿啊~看張國榮啊!.....我好傷心啊~一個仔,一個那樣靚的仔.....係啊!我都共恩落囉......(我都講不下去了)好好的一個仔啊.......」我在前頭聽得差點紅眼眶,那語調像是在講自家小孩一樣。

相較於日本人,只要看到哥哥的照片或是演唱會的片段,他們總是會驚呼一些日文(大概不外乎好帥喔、真迷人之類的),香港人幾乎是帶著感傷的話語來講哥哥。除了粉絲之外,一般的香港民眾也是帶著思念與依依不捨的心,回憶著哥哥與他們共同度過的所有時光。我曾不可思議的問我香港的朋友:「哥哥在香港開演唱會,沒有巡迴演出,每一場演唱會一開就是十幾場。(告別演唱會甚至舉辦了33場,這可以說是天文數字,整整在紅磡唱了一個月)在台灣根本很難想像這事啊!同一場演唱會頂多唱兩三場,已經是很驚奇的事了。」香港朋友只有回我:「因為他是張國榮啊!」

是啊,對香港人而言,張國榮代表的三個字不需多言。我們在台灣很難想像張國榮在香港的地位,不過光從台灣的蘋果日報就可以稍稍體會到這氛圍,蘋果日報從3/26號開始,每天的娛樂新聞都有哥哥的報導,然後版面越來越大,直到3/31和4/1到達高峰。而3/31日,我到香港這天,就有感覺香港整個城市像是傾全力般的寵愛著他們最閃亮的那一顆星。

而我自己的內心則是感觸複雜,在看展覽的時候非常開心,看到很多珍貴的絕版唱片和雜誌書籍,甚至可以親眼近距離的看到哥哥演唱會穿的衣服,我內心很興奮,雖然一直以來很怕人擠人,但是那天擠在人群中,我卻渾然無所覺,非常貪婪的看著這些哥哥的東西。看到哥哥歷年來拿過的獎座,我都忍不住想像著:「啊~哥哥拿過這些東西。」不過我覺得不是這些獎座榮耀了哥哥,是哥哥提升了這些獎座的價值。能把獎頒給這樣一位對藝術堅持與熱愛的人,是非常值得的。

但是這些興奮之情,在我自己一個人獨自走在地鐵裡時,這些高亢的情緒就全然消失殆盡,取代的是充滿思念的心情,有時甚至非常的感傷。特別是在中環地鐵出口的時候,我知道走出去就是雪廠街,那裡距離文華非常的近。一直以來我都逃避文華這地點,因為這地點原本可以跟哥哥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我在出口前躊躇了好久,故意到超商買水翻看報紙東逛西逛,一直到下定了決心才邁步爬出了地鐵。沒想到一出地鐵出口,文華的花海遠遠的就印在眼前,我以為早已做好的萬全準備剎時潰堤,我拼命忍住眼內的兩泡淚,努力噙著含著不想讓它掉下來。

人總是非常奇怪,有些事情昨天才發生一轉頭就忘得一乾二淨,有些事情不論過了多久,每每只要念頭一起,全部的細節就會排山倒海湧過來。「不思量,自難忘」那些跟哥哥共同度過的點滴,十幾歲看電影聽歌的時候,二十幾歲知道最沈痛消息的剎那,三十幾歲站在中環地鐵出口遠看著文華的這刻,全都在心裡翻滾。我只是一個人帶著口罩靜靜的站在那裡,但誰知道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能忍住要奪眶的淚,要回頭逃離的念頭,與要往前邁進的一步。

在文華前面,人聲依然鼎沸,花台花盆花束不間斷的送來,我想著這明明是要開演唱會前的場景,排隊簇擁的人潮,滿滿的花台排滿走道兩排,這如果是要開演唱會的場景那該多好?那該多好?

我以為我經歷了人生許多重大的階段成了人妻人媳人母,體會過許多的痛楚與不同的經歷,應該會比以前更淡然。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依靠練習就學得會的,那就像是一個按鈕一個地雷一個關鍵字,只要一按一踩一說出口,再熟悉不過的痛楚就迅速的襲上全身。

那個以為已經痊癒的傷口一直都在,只是勉強幫它蓋上了生活瑣事的花布,悄悄的掩蓋了起來。生活的重複與喧囂,光陰的匆忙與流逝,就這樣把那無法直視的傷口隱藏了起來。站在文華前面,被花海包圍,讀著每一張情真意切的卡片內容,真的好想說:「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這篇文章寫了好久,很多情緒還是無法很直白的傾倒而出。與年輕時不同了,那時總是可以把心情說得十足十,現在只願意在內心不停的琢磨體會,再三的反覆想著,除了思念與思念還是思念。

哥哥,我真的好想你。就算到了香港也於事無補,在哪裡我都覺得很孤單。希望你能體會,並且讓自己過得好好的。

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真的................

 

文【白飯粒】

 

☆☆☆

IMG_1531-vert  

奧海城的展覽是以哥哥的音樂歷程為主題

IMG_1535-vert  

趁著未開展人潮尚未聚集多拍幾張,這是哥哥歷年來所有發行過的專輯

IMG_1536-vert  

這是以哥哥為主題或封面的書籍

IMG_1537-vert  

那張海報我非常喜愛,前面那張桌子在開賣為做公益的紀念品之後就幾乎快被擠翻了

IMG_1556-vert  

這公車裡面都是哥哥演唱會的門票與一些紀念品

IMG_1550-vert  

熱情演唱會的票

IMG_1539-vert  

哥哥音樂年代站牌  

IMG_1541-vert  

這對夫妻非常投入的在看著

IMG_1540-vert  

這是在領晚上紀念演唱會門票的地方(真的好羨慕可以去看的人)

IMG_1543-vert  

一部份的CD

IMG_1544-vert  

好美的牆

IMG_1559-vert  

另外一部份是布置成小走廊,放著哥哥所有演唱會的照片

IMG_1568-vert  

濃情演唱會

IMG_1565-vert  

百事巨星演唱會

IMG_1563-vert  

告別演唱會

IMG_1562-vert 

跨越97

IMG_1561-vert  

我最愛的熱情演唱會。這場演唱會已經是經典,裡面很多橋段都被一再模仿

IMG_1570-vert  

會場常可看到這種小貼紙和哥哥的簽名

IMG_1577-vert  

我和哥哥巨型海報

IMG_1578-vert  

這幕後紀念特輯非常好看,我站著整個看完,意猶未盡

IMG_1663-vert  

時代廣場。前一天3/30唐先生有來開幕,真是羨慕有到的人。

IMG_1665-vert  

後面兩層樓高的紅色櫃體裡面全部都是滿滿的紙鶴,旁邊掛了哥哥的演唱會衣服

IMG_1667-vert  

最後一件是黑色的,因為玻璃反光很嚴重,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

IMG_1669-vert  

很令人震撼的紙鶴數量,現在已經是195萬6912隻了。是世界記錄,也是哥哥的出生年月日

IMG_1604-vert  

貝殼裙,事實上這是一條褲子。法國時裝大師Jean-Paul Gaultier親自幫哥哥設計的,華人第一人

IMG_1606-vert  

我看演唱會的DVD以為這只是一條普通的白褲子,近看才知道密密麻麻縫滿了珠子

IMG_1609-vert  

非常精緻,全世界只有這一條

2593451_1247174904dldu  

但是我覺得穿起來更好看

IMG_1674-vert  

我最愛的大熱紅西裝,看起來真的很普通

bige2  

穿起來卻很驚人,令人摒息的美

以下都是文華的花海,是撲浪上沒放過的照片

IMG_1680-vert  

IMG_1682-vert  IMG_1690-vert  IMG_1693-vert  IMG_1697-vert  IMG_1702-vert  IMG_1703-vert  IMG_1705-vert  

這已經是第二層,被擋在後面的花台幾乎看不到了

IMG_1715-vert  

IMG_1717-vert  IMG_1722-vert  

這張是蘋果日報昨天拍的那個花台

IMG_1728-vert  

我們的花台

IMG_1729-vert  

在眾多花束中,我覺得它很典雅

IMG_1706-vert  

花還陸陸續續送來,這是花店人員抬著花台在走路,整個花台已經把他遮住了

IMG_1737-vert  

這是在對街拍的,圖中還可以看到有花店的人推推車在送花

IMG_1740-vert  

下午兩點文華才開放獻花,我要離開是四點已經佈滿了花海,最後再看一眼我們的花台

最後這一段話要特別寫在這邊給蚊子血

親愛的,雖然妳沒有與我同往,但是妳的心意一直被我揣在懷裡,不論走到哪裡就帶到哪裡。很多時刻我也會想起我們談論起哥哥時的場景。訊號好的時候我就跟妳line現場連線,有妳在另外一端跟我聊著哥哥,聊著現在的一切,分開也像共同渡過。妳並沒有缺席任何一秒鐘,哥哥都會知道的。我很感激妳與我一同喜愛哥哥,讓我的情緒有人可以抒發,似乎不論我說什麼妳都能瞭解,都能體會。這種被懂得的感覺真的很溫暖。

還有很多機會,風會繼續吹,我們也會繼續寵愛哥哥的。

 

最後附上這位香港人的連結,他的照片拍得很好很清楚,如果看不過癮還有「這裡」可以看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