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我就要自己一個人去香港了。3/31我就能自己一個人去香港了。3/31我就得自己一個人去香港了。

這三種不同層次的獨白自從機票開票之後,就一直輪番的在我的內心裡上演。這是一個圓夢之旅(事由請看「死灰也會復燃」),但是事實上並非是我喊著「4.1我要去香港」,然後大家幫我拍拍手,我手刀衝去買機票訂飯店排行程,然後就等著美夢成真。事情的演化是很緩慢的,不僅緩慢而且時常反覆不定。

沒有人幫我做決定,也沒有人跟我說不能去,一直在掙扎的是我自己。去年九月有了這個念頭之後,一直到十二月我才嚴肅的考慮起可行性,經過幾次的思索,一直到今年一月份我鼓起勇氣寫了一封留言去給「華麗的冒險」的版主,希望能得到更詳細的資訊。Elsa詳細的回答我之後,開啟了我的所有行動。但是並非一開始就順利,相反的是很多事情讓我舉棋不定。

這些反覆不定都來自於去年十月的時候,阿東決定今年四月全家還要再度到京都去賞櫻花,因為四月初的時間和我要去香港的時間非常的近,所以讓我有點焦慮,在四月京都機票還沒開出來之前,阿東還開玩笑的跟我說:「妳該不會從香港飛到京都跟我們會合吧?」等到一月份機票開出來了,阿東的假期也排定為4/5之後,又有請假的問題卡關。

我原本計畫是三天兩夜,3/31去,4/2回。但是阿東說因為要去日本七天所以請了不少假,他沒有辦法4/1和4/2再請假來照顧噗啾跟尼歐。於是我又改成兩天一夜3/31去,4/1回,然後帶著尼歐去香港。這樣阿東就只要4/1的那天下午四點去接噗啾放學,請幾個小時的假就可以了。

於是就這樣暫時定案,我也以這個計畫去安排行程。但是後來發現帶著尼歐實在不是很方便,我必須得在行程裡安排好尼歐的飲食(他不是個什麼都可以吃的孩子),光吃一頓飯可能就得耗費不少時間,而且兩天一夜的行程很趕,我怕把尼歐操得太累,三天後又要帶他飛去日本玩七天,他會受不了。而且看展覽怕尼歐會唉唉叫覺得無聊,想必我自己也無法專心去欣賞,搞不好連拍個照都會手忙腳亂,還得抬著推車上下不同的交通工具,不僅尼歐受不了,我大概會先累死,仔細想一想這樣特別衝香港其實意義不大,根本就只是去香港帶小孩而已。因為這些原因無法克服,想了一兩天,我就打算直接放棄了。

下定決心放棄的那幾個晚上我幾乎都輾轉難眠,不是為了不能圓夢,或是覺得自己被犧牲了,而是我在內心裡偷偷檢視自己,我以為我會想盡辦法克服萬難的去達成目標,去圓這場夢。但事實上經過這幾個轉折,我覺得搞不好是我自己用很多外在的理由去阻止計畫成功,更深入一層的想,我吃驚的發現我已經習慣凡事總是過得非常如意,慢慢的整個人已經逐漸變成一灘死水,對於挑戰與冒險已經興致缺缺,遇到困難便縮回自己的舒適圈裡,直接放棄比較快。

宅媽的生活過了近五年。雖然辛苦,但是我已經適應這樣的日子,好像就如同刺激1995摩根費理曼所說言是被體制化了一樣。總覺得被孩子綁著不自由,但是真正有機會掙脫這生活好好為自己活一下的時候,又用孩子當理由退縮了回來。擔心東擔心西總是覺得孩子不能沒有我,沒有我的日子他們(包括阿東)一定是一團混亂,我不能自私的為了自己而拋下他們。

想到這裡一股力量又起來,夜晚我向上帝禱告,如果這夢值得去實現,請祂給我一個小小的sign,讓我可以義無反顧的去追。事情總是很奧妙,上帝是那麼的眷顧我,隔天一個小小的sign就這麼出現在我的眼前。

當然所謂的義無反顧也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家人的痛苦上,我不能蠻橫的要求阿東一定得為我請假,我也不能硬著頭皮死拖著尼歐跟我浪跡香港。兩相折衷的結果就是3/31去,3/31回。因為那天是週日,所以一切都沒有影響,阿東不用請假,尼歐不用當行李,我也可以自在的把行程排到滿出來,可以坐最早的一班飛機飛去,晚上九點抵達台灣,想辦法能趕上兩小的上床時間(可能有點勉強,但是已經是盡了最大努力)。最棒的是就算是沒能在4.1的當天去,也無損可以看的展覽,因為3/31都已經開展了。

這一路的反覆,最要感謝的是華麗的冒險版主Elsa,Elsa不但詳細的告訴我她所知道的所有資訊,還一直幫我update,在我反覆不定一直修改行程計畫的時候,也沒有一句埋怨(最少也該給一個白眼吧~),反而盡力的幫我安排行程,務必想讓我的圓夢之旅沒有遺憾。Elsa幫我安排行程的點非常巧妙,連搭機時間都算在內,還特別告訴我地鐵要坐哪個站大概多久,連哪一個出口都幫我寫得清清楚楚,甚至連預辦登機都幫我安排好,讓我可以不要花太多時間在交通的奔波上。不僅如此,每當與她書信往返討論時,因為思念哥哥偶爾心情低落,她總是會溫暖的安慰我,給我很多的鼓勵,看到她的來信,我的內心總是充滿暖洋洋的情緒。(所以這短短的幾個月內就往返了四十幾封

我原本以為我這次的圓夢之旅會大力支持的人是阿東。不過這幾個月他總是表現得若即若離,我有需要他幫忙的時候,他會幫我。但是跟以前不同,每次跟他討論行程,或是給他看我的計畫時,他的反應總是不很熱切。而每次討論結束他一定會說:「要平安回來啊!」「要小心啊!」「要完整回來啊!」「一定要回來啊!」.....這幾句話反覆的說個不停。我才知道他是很擔心我的安全,畢竟我很天兵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而這次又是第一次我自己一個人出遠門,他總是放心不下,還一直叮嚀我不要坐計程車(黃秋生電影的影響?),一定要搭公共交通工具,到港要常傳Line給他......雖然這些話聽起來很像爸媽的叨唸,但是我自己知道唯有真正愛妳關心妳的人才會什麼都不在乎,就只在乎安全這件事。

繞了一大圈的路,也進行了好久的計畫,再隔幾天一切都要成真了,就讓我在力持鎮定的表面下,在內心裡瘋狂的放煙火吧!!!!!!!!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