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還未懂人事的時候,便見證過最美麗的那天。
那天的妳,笑容如春天微開含羞的花朵。
一身潔白,是每個新娘都有的標誌。
兩個小小的花童是白飯粒與蚊子血,一對胖嘟嘟的雙胞胎左拉右扯的擺弄著妳的裙尾。妳依然是笑,因為幸福在等待,最美的一天正停格。

日光推移著人間。

今年的四月,我與蚊子血又到妳家探望妳。
姑丈依然疼妳如昔,表弟已經是個大孩子,表妹溫柔細心,妳雖然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但是二十幾年來的溫馨生活,讓妳還像個乖乖的小孩。

去年十二月,妳便開始往返醫院與家中。爸爸最疼妳這個妹妹,常常三天兩頭的到高雄去找妳,我和蚊子血寫卡片為妳打氣,到醫院看妳,說笑話給妳聽,在病床旁輕輕撫摸著妳的手,悄悄的說著愛妳的話。看著姑丈擔心的神情,大家都故做輕鬆的模樣。

妳很勇敢,又很堅強。為了愛妳的丈夫、一對最乖的兒女與我們,妳總是很努力的配合著醫生的安排,那麼幸運,二月份終於可以返家休養,每次聽爸爸帶著欣慰的語氣報告著妳的情況,我在每天夜晚的禱告裡,也總是帶著感謝的心情,謝謝親愛的耶和華那麼照顧著妳,也那麼眷顧著我。

大選結束沒多久,我們全家又到妳家去看妳,我和蚊子血一直說著藍軍的搞笑事件,妳也跟著我們發笑,在病中的妳也沒有放棄投公投票的機會,雖然因為灌食的關係,妳已經無法開口講話,但是,妳總愛緊緊的握住我和蚊子血的手,表示同意或開心。

沒有語言的交談,卻是離心最近的距離。

四月份,我們又去妳家找妳。妳的精神好很多,而且也漸漸減少到醫院的次數,我心裡為妳感到開心,姑丈說也有載妳到四周走走,那時,我和蚊子血便自告奮勇想與妳一同去散步。沒想到,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同行。

小鎮上的小路很美好,陽光暖洋洋,我們一左一右的說笑著,雖然妳沒辦法開口,但是手心的溫度比陽光更暖。我們走去田邊看好多植物,我指著玉米說那是甘蔗,妳笑得好開心。我又看著波羅蜜說是榴連,妳輕輕的打了我的頭做一個要昏倒的表情,蚊子血在一旁猛糗我,我則是一直吐舌頭裝傻。後來走回家門口,前面有一欄架子,上面掛了好多蘭花,都開得好美。妳用手勢帶點興奮的表示,那些都是妳種的,蚊子血就說:「這樣出來走走多好,每天為花澆澆水,心情開心,一定很快就會好。」後來我們在蘭花上面發現了一些蜘蛛網,我們又糗妳沒有認真照顧蘭花,下次來妳家要嚴格檢查,要妳快點抱佛腳打掃一下。

那天的情景歷歷,尤其是妳在看蘭花時的笑臉,讓我又回到了二十幾年前的那個情景,妳依然那麼的美麗,笑容裡都帶著幸福洋溢的感覺,既使病痛已經折磨了妳五個月,妳比以往消瘦,也比以往沈默。但是妳的輪廓沐浴在春天的線條當中,散漾四周的恬靜是我許久都沒感受到的。

今天下班在人聲吵雜的火車上,我正靜靜聽著哥哥的歌聲,急促的手機響起,媽媽沙啞的嗓子說著關於妳的事。沒有太多的反應,眼淚紛紛,旁人驚異的眼光也無法使我抬手擦拭淚水。慌慌的撥給了蚊子血,又是蚊子血淡定的聲音,那句:「怎樣?」場景讓我回想起去年的四月,又是清醒的痛楚與糊塗的幸福,如此這般的告知消息,又是天平的兩端,扮演這個角色我已經累了已經倦了,好想停止。

蚊子血的聲音讓我冷靜下來,雖然最後蚊子血還是說:「那,就先這樣。」便收了線,但是,我哭著一路回家的時候,內心的感覺已經好多了。經過禱告,又收到蚊子血真切的簡訊,我又重新的擦乾了淚水。

親愛的小姑姑,我們好愛聽妳用疼愛的口氣叫著我們:「小姐ㄟ。」我們好愛妳總喜歡拉拉我們的手說又變漂亮了,又長大了。我相信,正如蚊子血所說的:「親愛的耶和華有一天總會讓我們在見面的。」這在之前,我會把妳交給祂照顧,而我則用妳從未曾走遠的美麗身影陪伴。


僅以此文獻給用最認真的姿態度過自己一生的小姑姑。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