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今天天氣很好,我又如往常一般的背起背包到圖書館去唸書。坐在四樓的窗邊,陽光有點熱情,窗外面對著生物系館,老舊的系館別有一番風味。生物系館旁有一個小菜圃,幾位大學部的學生在菜圃旁說說笑笑,打打鬧鬧。雖然是一齣沒有聲音的行動劇,我這個旁觀者也瞧得饒有興味。

那是幾歲時候的我們?

讀大學的時候,似乎每個人都想跟別人不一樣,常常覺得牛仔褲和T-shirt,好像不夠特別。如果在耳上戴上單邊的耳環,或是上衣的左右袖子不對襯,是不是會比較好?再如果穿上泡泡襪、超短裙像個高校生,或是在手臂上黏個條碼刺青,是不是感覺會比較貼近那個感覺?

哪個感覺?

傳說中大學生的感覺啊!在爸爸媽媽老師,隔壁的大哥哥姊姊口中,傳說中大學生的那個感覺啊!

直到自己胡亂讀了四年之後,才發現這一個階段可以說很平淡,也可以說很值得。有熬夜玩通宵,也有熬夜做報告,常常有放電,或是被電到的機會,常常天高地高的說一些要去流浪,要去無人島,要寫一篇曠世巨作,要成為企業菁英,要賺大錢的話,常常有同學、朋友、知己需要你陪著掉眼淚或是喝啤酒的時候,常常蹺課,也常常幫同學簽名,常常發呆,也常常高談闊論著自以為是的絕世真理。常常為了吃豬腳,騎摩托車去屏東,常常為了看日落到高雄,常常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卻一轉眼就戴上方帽、丟完水球,莫名其妙的被趕出了校門。

現在的我們是不是更不一樣了?

賺過錢之後,就發現能看一下電視是多麼奢侈,能有機會綁馬尾穿牛仔褲是多麼難得,有體力騎摩托車在一個晚上跑到另一個城市,兩個小時之後又準備趕回來,是多麼不可思議。買衣服開始不重視流行,而重視會不會好搭配,是不是適合上班穿,能不能耐皺、吸汗,又不容易髒。越來越少有機會能聽知己講心事講一個晚上,甚至連自己有沒有心事也不太清楚。常常覺得倦怠,狀況在星期日晚上到達高峰。

出了校門之後,也變得越來越不可思議。能自己換電池、換電燈泡、換水管,能手提兩包5Kg的貓沙,嘴夾帳單,另一手拿著熱呼呼的晚餐外加洗髮精、沐浴乳、牙膏...等等日常用品,然後不用按電鈴請室友來開門。能夠修理洗衣機、冰箱、瓦斯爐、電腦,自己灌程式、自己打電動自己笑,可以自己逛街、自己看電影、自己去湯姆熊打太鼓,決定事情越來越快,後悔的機會越來越少,到最後發現,年紀已經把自己置換成另一個人。另一個自己以前想起來都覺得不可能的人。

年紀這個符號在每年的生日裡都會跳出來一次,除此之外,每次填寫基本資料時就會發現,屬於自己年紀的那一格越來越後面,然後就會發現,自己常常開始回想過去,計畫未來,直到某一天突然驚覺,自己竟然站在一個交叉點上。

這個交叉點決定著,在我們五十知天命的時候,會說當時的這個決定便決定了我們的天命,而等到五十歲才來驗證。

思緒又回到書本上,我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相信不論年紀這個符號如何的跳,既使跳跳跳到某一格便不會在跳上去的時候,(那一格都寫著『以上』),我還是妳心裡的白飯粒,妳還是那個蚊子血。而在這之前,我是不是可以天馬行空的亂想著,除了現在這些的不可思議之外,我和妳能不能再更不可思議一點?

更不可思議一點?我好想知道。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