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最近剛帶小朋友去戶外教學回來,真是一整個酸痛。小時候的我們好像很期待這檔事,每次想到晚上都會興奮得睡不著覺呢!而對我而言,去郊遊最刺激的不是可以不用看老師兇巴巴的臉色而且不用交功課,也不是可以狂吃狂喝零食把一年半載想吃零食的慾望一次滿足,而是在出發之前,老師在學校安排遊覽車的座位。

這是最刺激不過的事。雖然有些人會很納悶,這有啥了不起,NO、NO、NO那你就小看這檔事的嚴重性了。遊覽車座位其實是一種「人緣現形測試」,為什麼呢?因為遊覽車是兩個一起的座位啊!平常在學校大家嘻嘻笑笑,五六個玩在一起,大夥姊姊妹妹稱兄道弟的,到了抉擇的關頭,誰也不能擔保大家二二兩兩的配成一對時,自己絕對不會是落單的那一個。這種測驗是多麼的殘酷,小美常常跟我一起玩我家的我家的我家ㄘㄟ,我也常常借她紙娃娃,最後她還是去跟小華坐,小明常常借我彩色筆,我也常常請他吃科學麵,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大強。當老師下達最後通牒:「兩個兩個找好的,請蹲下。」全班只剩我一個人站著的時候,我真想馬上就來個大地震把學校震垮把教室震倒,或是校長突然廣播這次的校外教學只是一個玩笑,我們根本沒有要辦,或是全世界的遊覽車突然爆炸起火,我們得徒步去旅行,甚至突然轉來一個新同學和我配對都好。

我想這種心思絕對不是只有幼稚的小孩才有,我們常常還是得面臨到這種測試的場景,而且隨著年紀的增長,從遊覽車的座位一直擴大到生活許多環境,配對打羽毛球!(所有只有兩個人對打的球類都適用),兩人一組的分組報告,兩個人一起坐的雲霄飛車,甚至兩個人一起的購票打折,天啊!這世界怎麼有這麼多兩個人才能一起做的事呢?

成年人解決這種事有自己的辦法,有人開始談戀愛,戀愛總算是兩個人緊緊黏著吧!(雖然偶爾有會有三人行的情況,但是總有當事人不知道。)有人開始發展死黨發展姊妹淘,但是這種團體也會有風險,我的建議是最好是維持「偶數」的團體數目,出現「奇數」就破局了。有人開始仔細篩選需要配對的場合,要配對的就get out,這樣總算是安全了吧!我絕對不是一個被迫害妄想症的患者,但是我相信只要出現需要配對的場合,大家一定開始心跳加速,瞳孔放大,生物本能開始運作,努力的在一堆黑壓壓的人群中獵捕那個不太討厭又願意跟自己配對的人。如果又是要「男女配對」的話,那就更加顯現這個測驗的殘酷性了。

於是,在本次校外教學的遊覽車配對當中,我終於體會到「局外人」的快感,當我看著小孩一團尖叫的到處抓人,再加上偶爾出現的三個人面面相覷,或是一個人站在原地被尷尬腐蝕的時候,我總還可以滿臉輕鬆的說:「找好了沒啊?找好了就兩個兩個蹲下。」這真的是一個殘酷的遊戲。

如果你想問我落單的滋味如何,我還是得滿懷感激的告訴妳。還好有妳啊,親愛的蚊子血,從小到大的陪我長大,讓我每次遇到這種情況總是心存僥倖,妳的那隻小手總是在最不顯眼的地方揮著,等著我快步飛奔到妳身邊抓著妳的手,叫著:「趕快蹲下。」

不過只要是繼續生活著,配對的場景與落單的滋味,就會如影隨形的出現,就看我們夠不夠瀟灑的一個人孤單站著,而毫不在乎的說:「我一個人也可以吧?」

是嗎?是吧!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