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自從我們兩個越來越懶了之後,我們後院的留言人口也就慢慢的減少了。其實我還蠻覺得鬆了一口氣的感覺,畢竟每次花時間來回留言,總覺得好懶,我們就是那種愛看留言,又懶得回的那種人。畢竟並不是每則留言都能夠擠出個感想出來,(會不會太坦白了啊?)如果回留言的時候,又隨便給個幾個字,又有違我們的初衷。但是天地良心,每則留言我們都是愛看得要命。

以為不回留言之後,應該會減少來逛的人數,如此的話也認了,畢竟懶到骨子裡頭是我們兩個的天性。沒想到點閱的人數還是很多,讓我有抓到「潛水魚」的感覺。說到「潛水魚」的心態,那你就要問我,我是一隻很標準的潛水魚,在新聞台上有幾個台我都固定會去瀏覽,但是從始至終都還沒在人家的後院裡留下一言半語。這種心態除了懶之外,就是看看人家後院一夥好友聊天聊得熱烈,深怕一個不小心留了隻字片語,把氣氛給搞冷了,那可不太好看。第二就是,有時候台長的文章跟我的傢伙的生活背景差異太大,有些話題時在無法引起共鳴,所以只能看完之後,摸摸鼻子走人。最後一點也是最有可能的一點,就是台長的文章實在寫得太好了,除了能說「好」、「讚」、「好加讚」、「讚加好」之外,也不能說些其他的話,與其留這些讓台長傷腦筋不知如何回復的留言,還不如在內心吶喊:「台長,太棒了!」當然,這些情況應該不是全推於所有人身上,我是一個愛演內心戲的傢伙,所以在各大新聞台上能看到「白飯粒」的留言實在是少之又少,但是我可不是吝惜鼓勵的人呦,只是生性孤僻難以相處,有自知明只好繼續耍自閉。

說到這裡我還是得給勤奮回留言的台長好好的鼓勵,因為自己知道回留言的辛苦,所以更覺得他們的了不起。每次在MSN上常常跟蚊子血在那邊相互推諉:「喂,該換到妳回留言了吧?!」「上次是我耶,這次是妳了吧?」「妳寫的文章,妳去回留言!」「妳好久沒出聲了,快去回留言吧!」「我最近特別忙,妳幫我先頂一下。」「我自己也是焦頭爛額,妳自己想辦法吧!」這種句子一直不間斷的出現在傍晚十點多的對話裡,(沒辦法,要到晚上十點,我才能跟蚊子血講到話。)情況一直維持到我們兩個開始自暴自棄了為止。「我不管了,我沒空回了。」「那我也沒辦法回,怎麼辦?」「要不然都不要回好了。」「好啊。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要回。」「讚!我喜歡這句話。」

在各大新聞台潛水過來潛水過去的感覺還挺不賴的。這種感覺像是暗戀的情況,對於某一位台長總是很神往,但是就是鼓不起勇氣來向她說一句話,好擔心自己會在他面前表現得不好,讓自己扼腕。與其操這個心,還不如就默默的來去,看看台長在後台跟別人聊得開心,也就心滿意足了。這種偉大的情操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好吧!妳覺得白癡也不要罵我。)

但是野百合也是會有春天的,如果有一天在自己的後台,發現神往已久的新聞台長也到我們的後院來留下隻字片語,那時的激動就像是兩情相悅一般,像上一次關魚來我們後院留言,我就情緒亢奮的在MSN上對著妳喊:「是關魚耶,沒想到她竟然也看我們的文章。」最近的一次是布朗尼蛋糕店的台長,到我們後院留言說也是在我們台潛水,我也樂得不可自己,那種感覺就像是眾人矚目的白馬王子,在鎂光燈籠罩下,緩緩走向自己,我只能說:「天啊!我出運啊!」

我不曉得還有多少人在我們台潛水,但是,彼此死ㄍ一ㄥ著不留言,就像是兩個相互看對眼的人,就在等待著對方開口,每每利用寫文章的「曖昧神情」來頻送秋波,看看誰能讓對方慾火難耐的寫下:「親愛的,其實我早就…」。壽司就是在我這種攻勢下,先忍不住在我們後院留下了:「親愛的台長,我已經在你們台潛水很久……」看到這則留言的時候,自己就像解放的狼虎婦女,馬上奮不顧身跑到壽司的後院大肆撒嬌,意思是:「原來妳對人家也有意思啊~~那我就不客氣了。」這種行為還真是不太可取啊!哈。

當然也有早就廝混多時的新聞台,這種摯友台就像是自家的後院,到別人家後院胡亂嬉鬧、搞笑之後,便拍拍屁股走人,有時候還來個神秘的稱號,讓這些相熟已久的台長猜到又是這傢伙留下的鬼畫符,這種留言方式,實在暢快。我是很希望我們的後院哪天也能走向這種「無政府」的狀態,解放軍和游擊隊紛紛進駐,大夥在後院大開殺戒,台長們雙臂緊抱觀戰,偶爾出聲搧風點火,這情況一定很讚。上一次元素在我們後院留下的笑柄,就有點這樣的味道,實在精彩。

當然,我相信還有很多潛水魚看了這篇新文之後,還是抱定「哼,沒用的,妳誘不出我的,我可是練功千年的潛水大白鯊,就憑妳這區區這幾句不痛不癢的話,就想逼我就範。那我以後還怎樣在江湖走跳?」那我也只能說:「心機人人會耍,哼哼,妳又怎知道我沒到你的台去當當潛水大鯨魚?」

蚊子血,快多寫點好玩的新文,逼出這些潛水魚吧!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