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阿白:
之前妳介紹了幾個以犀利評論著稱的部落格,並且跟我分享了幾篇中肯到靠夭的文章,看完這些文章的時候,的確有讓人想大叫「妙妙妙」暢快感。這些文章幾乎都具備有「精準、犀利、一針見血、敢言、戳破假象」的針砭特質,然而這些妙文很容易越界,角度拿捏不夠穩當,很容易就流於刻薄。
 
村上春樹曾經寫過一段敘述,我個人覺得這就是「刻薄」赤裸裸的呈現:
「她如果在某種理由之下—雖然經常是沒有任何理由的—決心要傷害一個人的話,就算有哪一國國王的千軍萬馬也阻擋不了。她會把那可憐的犧牲者,在眾人環視之下,巧妙地誘進一條死胡同裡,逼到牆根,簡直就像是把個煮得爛熟的馬鈴薯,用竹箆擠破壓扁一樣。俐落地把對方燙平。事後除了留下一張薄紙程度的殘骸之外,不留任何痕跡。」(取自"為了現在已經死去的公主")
 
有時候,需要如此深惡痛絕的程度尚不到,然而作者「巧妙地」賦予某些既定印象於其上並以輔以猛烈的評論砲火,就像是自己在目標物的額頭上畫上幾個同心圓,然後往其射擊,務必力求正中紅心,也不管真正的紅心是在哪裡,反正「我畫了個紅心在那裡,我就是要射中那裡」,因此就算此人為評論界的神射手,這種流於刻薄式的針砭,有時候看在讀者眼裡有時候也刺得難受。
 
人人都有口,人人也都可以拿起筆,要口誅筆伐其實是每個人的權力,沒有人是完美的,也沒有那種只有完美的人才有資格批人論事的道理,現在部落格這麼流行,只要有網路空間,人人都可以是孟子。不過罵到自己爽是一種境界,罵到大家都爽又是另一種境界,說句實話,在網路上當藏鏡人要毒舌辣口有什麼困難的?智缺、低能、無腦、偏激、愚民、庸俗、低賤、腦殘…像這種字彙要多少有多少,問題是如何把這些冒著火花的字彙鑲嵌在有理有據的思想邏輯中,讓讀者不會覺得成篇就是一整個穿鑿附會,咀嚼完了之後只感辛辣有餘,但是卻營養不足,那種火候才是真功夫。
 
想罵人非得參考一下亞聖孟子的犀利,當年孟子明擺著罵楊朱跟墨翟是「禽獸」,但是他可不是指著這兩個人的鼻子就這麼破口而出,孟子說:「楊氏為我,是無君也;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無父無君,是禽獸也。」孟子再罵縱橫家張儀「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暗指張儀提倡縱橫是為了逢迎拍馬,簡直是是娘娘腔。
 
像這樣師出有名的毒蛇批評,被罵的人也只能吃暗虧吃到得了內傷,要反駁似乎也不若他那樣擲地有聲,「禽獸」一詞罵得鏗鏘有力,卻又先明講了你是自找自認的。再者,罵到張儀,古代的妾婦之道本來就是以順從為主,講求三從四德,「妾婦之道也,以順為正者」整句合理且不帶髒話,不過孟子故意把順序倒轉過後:「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諷刺意味就很濃厚了,「你就知道順從你的主子,那跟出嫁的女人有啥兩樣?」孟子如果生在現代,可能就會直接講出成「你是娘砲」這麼簡單!
 
要當個刻薄的人很簡單,罵人時雞蛋裡挑骨頭,外加點酸溜溜,摻點不屑一顧,最後再來點「簡直就是廢材啊」(廢材可以自行帶入低能、白癡、智缺、腦殘…等字庫)做為結尾,一篇辛辣的罵人文章就此誕生了。
 
當然,沒有人規定寫文不可以刻薄,要當刻薄的人當然可行,但是刻薄的人就不要假裝自己大器,假裝自己中立,假裝自己超凡入聖,因為讀者不是沒有眼睛的。
 
文【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