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白飯粒的絮語 (10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東在上上週潭美颱風侵台前才匆匆候補到機位,趕回台灣結束出差。上週某日回家又跟我說下週又要出差一個禮拜,宅媽的臉瞬間黑掉,阿東看我臉色不對,便接著問我:「還是我幫妳刷一張機票,一起去?」「去美國?我不要,下次有要到英國出差,記得立刻手刀幫我刷。」

原因要拉回八月份,七月底我有在追的美劇都存貨完結,需要等到秋天才能回歸。在空窗期的時候,宅媽每晚都焦慮得不得了,不知道該如何打發寶貴的自由時間,後來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找來2010年就開播第一季的英劇Sherlock來止飢一下。記得一看到一季只有三集的時候,心裡想連塞牙縫都不夠吧,一個禮拜就可以追完了,還在計畫兩季六集追完之後要追什麼好,沒想到看了第一集就中毒了~(有沒有這麼不中用啊!)

福爾摩斯題材的電影和影集從以前到現在應該被拍到快爛了,那時看到Sherlock的簡介說是把福爾摩斯搬到現代來演,其實內心並不期待。福爾摩斯原著在國一的時候就看完(相信大家都是先看亞森羅頻再看福爾摩斯的吧!)對原著稱不上非常喜愛,但也是乖乖一本接一本看完,所以看到Sherlock編劇說要在21世紀的設定下演出福爾摩斯,我直覺不太可行,因為故事內容有時代性(19世紀有很多科學科技都還未發明發現,所以那時福爾摩斯的推理是很神的,但是搬到現在來看就會覺得還好),沒想到Sherlock的劇組保留原著故事的精神,但是故事卻是全盤重寫,我只能大喊真的好妙啊!

如果看過原著,對於Sherlock的故事會有體會,會知道原著本來是怎樣,改編又是如何的巧妙。但是對於沒看過原著的人而言,也一定是一個非常精彩的偵探影集,因為故事緊湊,推論合理(偶爾有小bug但無傷大雅),加上主角Benedict Cumberbatch(現在光寫到他的名字就想尖叫)(迷妹啊~搖頭)演繹的福爾摩斯非常巧妙傳神,配樂原創優雅又貼切,布景服裝非常講究,各方面的細節都很精緻,本影集簡直可以稱得上是神作啊!(迷妹有私心偷加分並不客觀)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前言:親子照的完整版拿到了,雖然現在在追Sherlock(好啦~我承認早追完了,只是還在拼命複習)所以一直遲遲沒放上來。   要特別寫一篇文圖並茂的文章實在有點困難(因為整個腦袋都在解謎)(最好是),所以請讓我用最偷懶的方式來完成這件答應大家很久的事情吧~(縮蕊)

 

故事一開始是這樣而已

003.jpg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李奧納多(當然不是達文西)曾努力爭取麥田捕手霍爾頓的角色未果(當然是因為沙林傑沒賣出電影版權),如今他演出霍爾頓口中那個「蓋茲比老兄。可愛的傢伙。我喜歡他極了。」也算是圓了半場的美夢。

第一次看大亨小傳是在大學的時候,主要的原因還是想看看霍爾頓這恨極裝模作樣的人口中那可愛的傢伙到底是如何,老實說當時看完非常的失望,蓋茲比的確是不同一般的角色,但是不知是因為費滋傑羅採用旁觀者角度寫的關係,還是劇情的延展稍嫌僵硬,我對於蓋茲比的印象總覺得面目模糊,無有深刻體會。雖然如此,我在文末讀懂霍爾頓喜歡他的原因,蓋茲比已然成為一個形象,用著極其純潔的作為與心靈,對抗映照著虛偽醜陋的上流社會。

這次在看電影版的大亨小傳之前,又先重讀了一回大亨小傳。這年紀對於這故事有不同的體會,我看到了美國階級文化與所謂美國夢的衝突與矛盾。「美國夢」這詞不論是對於美國最早一批從英國出發的移民,或是懷抱嚮往著自由女神想登陸新世界的各色人種而言,所代表的是無限的機會、無限的希望與無限的可能。「美國夢」讓人勇於奮鬥努力實現夢想,如同蓋茲比般的拼命,不放過任何可能的契機,努力的想讓自己翻身一躍而上到那不同的階層。

但是那存在在血統裡、潛意識中的看法,惡狠狠的打了蓋茲比一個響亮的巴掌。如同文中一開始就像個寄生蟲一樣的問題:「蓋茲比是否從牛津畢業?」(在那個年代牛津畢業的代表的並非知識,而是身份階級。)在攤牌的那個橋段裡,突兀的在談話裡出現了一個莫名的人物比爾,然後一群人半開玩笑的說著那個到處騙吃騙喝的比爾還聲稱是耶魯畢業的。還有湯姆充滿嘲諷的語氣問著蓋茲比:「那個『老兄』『老兄』的話語是打哪學來的(原文是寫pick up)?」(註:這裡的老兄不是美國流行的dude,原文是old sport,這是英國上流社會稱呼常用的,所以蓋茲比常掛在嘴上,特意要打入上流社會用的。old sport很難用中文翻譯,我看了兩本不同的譯本,一本直接寫old sport不翻,另外一本翻成老兄。)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好友小C昨天打電話給我,說她最近很憂鬱,一直困在一個圈圈裡走不出來,想找個人說說話。

小C說她的大嫂對她很好,大嫂進門的時候就跟她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她生了寶寶之後,大嫂不僅關心她而且還送她很多東西,讓她省了不少錢。但是最近她才知道大嫂對她有點意見,那些意見說穿了都是小事。但是多件小事累積起來讓小C覺得原來妳是這個看我的,讓她覺得很不舒服。小C的大嫂並不是壞心眼的人,只是可能生活過得很富裕也從小都很順遂,所以對於很多事情難免缺乏同理心。例如大嫂總是覺得小C的老公對她不夠好。大嫂的想法都是站在為小C好的立場,但是小C覺得很為難。但又因為大嫂本身人很好,對她也幫助許多,所以當小C在內心對大嫂生氣時,又不免質問自己:「人家對妳這麼好,妳幹嘛要這樣小心眼?」就這樣在內心不停的繞著這些想法,左思右想很難受。

小C說她後來想跟她大嫂保持一點距離,這樣就不會受到大嫂想法的影響,只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因為她大嫂總是會在她的臉書下面留言,她分享什麼事總是覺得礙手礙腳,而且因為在乎大嫂的看法,所以有時想寫些東西,例如寫跟老公相處的情況放個閃,又怕大嫂說些風涼話,考慮多時乾脆不寫。小C嘆口氣說:「連自己的臉書都不能暢所欲言,真的好悶。」小C想移除大嫂的帳號,又怕因此跟大嫂撕破臉。因為說穿了大嫂也並非是壞人,對她也真的是真心關心,加上又是家人的關係,要下手移除很怕誤會說不清楚。

小C問我:「妳會不會覺得我很懦弱,似乎是拿人手短?」其實我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相反的我覺得小C很勇敢,她為了家庭的和諧和她大嫂的友誼努力的堅持著。要撕破臉是最容易的,反正就是當著面質問妳為什麼這樣說我,然後把自己的不爽鬱悶,甚至憤怒一股腦的全部傾倒出來,換得剪斷這些束縛的自由。但是小C沒選擇這條路,她為了對家人的愛而忍耐,但是因為也想不通大嫂為何如此對待她,而內傷在心裡。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前幾天看朋友的臉書,一位大學朋友約翰放了他跟老婆在某國打卡的照片,當然就是大家按讚和留言,我讀到一則留言寫著:「真是人生勝利組啊!」再回頭去看留言者原來也是我認識的大學朋友卡爾。約翰跟卡爾大學是同班同學,他們兩個是同時加入社團,我跟他們是在社團裡認識的,進而成為好朋友。(姑且讓我隱去許多細節,我不知道有多少以前的朋友在看我的部落格,寫太多細節讓人猜出是誰就失去了我的本意)

文字沒有表情,所以我看著那短短的幾個字實在不知道是讚美,或是酸言。於是我發了一則訊息給卡爾:「怎麼啦?最近還好嗎?」一天後卡爾給了我一封長長的信,內容大致上是說他跟約翰能力上差不多,碩士畢業之後他們兩個也同時考到了證照。但是約翰他家很有錢,爸爸栽培他到國外知名大學繼續深造念,一直念到博士畢業。回國後用運用爸爸的人脈幫他找到了一份令人稱羨的工作,沒多久又買了豪宅娶了美嬌娘。而他考上了證照,成了某某師(原諒我不能寫出是什麼師,反正就是可以靠證照過活的專業人士)。卡爾感嘆的說雖然這份工作讓他不會餓死,但是要賺大錢大概得拼上老命卯起來做,如果要過像約翰那樣的生活這輩子大概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寫下那句話,信的結尾他寫著:「我說他是人生勝利組,不是羨慕也不是嫉妒,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他。只是突然想起約翰和卡爾兩個人在大學時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大學時代約翰看起來卻不像人生勝利組,因為約翰其貌不揚口才也沒卡爾流利,幾次發動攻勢追女生總是鎩羽而歸,一直到大學畢業也沒見約翰成功過。相反的卡爾因為外表還稱得上帥氣(有點像阮經天)大學時代交女朋友總是一帆風順,有幾個還是系花等級的。如果光看大學時期,我也應該叫卡爾人生勝利組吧!

在我這宅媽眼裡,卡爾的生活也稱得上中上。工作薪水不低,也有一位要好的女友,想結婚也沒有困難,不曉得他為何要拿自己跟約翰相比。我不是否定人生勝利組的存在,有些人出生就是含著金湯匙,際遇也比一般人平順,甚至表面上看起來所遭遇的困難也比一般人少了許多。但是人生就是如此奧妙,不會有人能很輕易的就獲得全部。他們所要遭遇的挑戰與我們不同,我們是要努力去幫自己爭取,而他們則是要努力抗拒誘惑,甚至對抗人性中的弱點。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長假的最後一個晚上,擺平了兩隻之後,我在浴缸裡泡了一個冗長的澡,試圖想在收假之後把元氣找回來。在浴缸裡思緒還是很紛亂,一會想著還未收拾好的行李箱,一會想著累積九天的灰塵還未打掃,但最大部分的煩躁還是擺在又得回到無聊又規律又不得不做的日常生活軌道上。憑良心講,放假也不是說多暢快,或是衝到哪裡去大玩一頓,或是胡亂過著跟以往不同的日子。但是放假就是放假,和上班日那一天複製一天的日子總是不同。

嘩啦一聲起身,「好啦~多想無益。」內心暗自說了一句,沒有洗淨一身輕鬆,依然是懶散被動的被日子拖著走,「開工就開工吧!」

週一一早眼睛尚未睜開,腦中已經進入該走的程式裡。先幫清醒的尼歐換好尿布,再到噗啾的房間叫醒正在做春秋大夢的噗啾。接著趕到廚房準備早點,早餐上桌之後,再繞回來幫已經清醒的噗啾換衣服綁頭髮。又哄又趕的把兩隻趕上餐桌吃早點,又去整理噗啾的餐袋、睡袋和書包,一切就緒之後,趁著兩隻在餐桌上邊吃邊笑鬧的時候,趕去換掉一身睡衣,火速整理好儀容,倉促喝掉咖啡咬幾口麵包,霹哩啪啦的像一陣風一樣的抓著兩隻上車趕到學校去了。

載著噗啾上學的路上,停紅燈時我楞楞的發著呆,瞪著那長長的秒數無知覺的跟著倒數。車後座兩姊弟笑得開懷,以往我總是會加入嘻笑的行列,但是不知怎麼的今天總是覺得好疲倦,長假之後的第一個上班日真的讓人非常的無精打采。平常總是阿東送噗啾上學,至少我還可以在家吃一頓不趕的早餐,今天已經發懶了,還這樣瞎趕,我忍不住雙手放開方向盤,打了一個呵欠:「啊~~懶啊~」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溫太醫來台,佔了大半部的娛樂圈版面,我個人對溫太醫沒有不喜愛。跟果郡王比起來,我還比較喜歡溫太醫,原因其實很瞎,第一溫太醫很容易受驚,每次那個受驚臉讓我覺得很有喜感。第二溫太醫對甄嬛的喜愛轉化成幫助她的能量很驚人,溫太醫幾乎都是真槍實彈火裡來水裡去的提著腦袋幫甄嬛做事(溫太醫幹的那些事幾乎都是要掉腦袋的,像甄嬛才進宮就幫她避寵),跟愛吹笛子愛風花雪月的果郡王比起來,溫太醫實在太可靠了。也是這樣所以一堆人才大大傳著:嫁人當嫁溫太醫。

這麼好的人才,甄嬛為什麼不要,很多人都嘆甄嬛好傻好天真,跟著溫太醫遠走高飛一定過安穩好日子,而且三不五時還可以喝東阿阿膠來保養身子。其實不要說甄嬛不要,在我們現實生活中,還是有很多人不要溫太醫。溫太醫說穿了就是工具人,很多正妹身邊都會出現的工具人,修電腦、司機、搬家工、影印講義....,甚至有的還可以貢新素,借個肩膀來哭哭,但是最後選來當男朋友老公的通常都不是工具人,而是女人心中愛著的那個人,就算那個人壞壞(噗啾最近很愛用的詞)還是有很多女人願意點頭。

溫太醫跟大仁哥很大一部份有點像,但是為什麼大仁哥有一個好的結局,但是溫太醫沒有呢?因為溫太醫只有讓甄嬛感動,但是大仁哥可以讓又青姐心動,這個關鍵點決定了他們的結局。女人很難靠感動吃一輩子,能打動女人心才是致勝的關鍵,果郡王就是讓甄嬛心動,為了保住果郡王的孩子,甄嬛就算要撂倒全天下的人,她也義無反顧的拼下去。

不過溫太醫除了輸在這一點之外,我覺得他個性上的懦弱也是導致沒辦法幸福的原因。溫太醫一直要等到惠貴人死後才在那邊哭哭啼啼,人死後才跑去要幫她守陵,人死了才想到要把冰心玉壺送給她,我看到這一些表現真的很想巴溫太醫一巴掌。惠貴人生前溫太醫總是謹慎吝嗇的表達愛意,或許有人會覺得可能是怕死,畢竟惠貴人還是皇上的妃子,但是我看溫太醫對甄嬛表達愛意很明顯啊,一點也沒怕死樣,而且幫甄嬛做那些掉腦袋事的時候也很敢,一副捨我其誰的樣子。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上幾週我姐基嫂來我家,我們聊到了一些關於中年危機的看法。當然並非我們已經面臨了這個問題(離中年還早呢)(應該是吧?),而是說經過了十幾二十幾歲那個階段的自我意識卯起來擴大與瘋狂的培養,似乎把我們認為的「I am who I am」就這樣把它定型了下來。然後出了社會開始工作,在工作上遇到了很多的鳥事,再把我們的who I am修正一下。再來遇到了某人,不論幸或不幸的迸出了愛火,為了未來的長久之計,又把who I am磨了一下。再來又生了小孩這種只磨人不磨己的生物,又把自己委曲求全的僅剩稜角收好。然後到了這個階段,回頭再來看看自己說好聽一點是進化後的版本,嚴格說起來應該是面目全非。

面目全非並非壞事,事實上青少年時期的那個我們(還是只有我?)實在令人無法忍受,但是青春有青春的好,沒磨過的稜角還是有其可觀之處。而走到了這一歲數(明年我就要35了),我回頭去思考I am who I am的問題,只覺得更惘然。難道我的一生只是用來成就我自己,把我自己的生活過好過平順就達成目標了嗎?我雖不願接受這答案,但事實上我這十年來幾乎都只有在做這件事。雖然夜晚禱告我深信上帝對我有其旨意,但是若我自己不願意改變邁出新的一步,那麼我相信接下來的十年(或是二十年三十年),我還只是在努力的成就我自己,只是追求更安適的生活方式而已。而還是會在某些時刻問著自己:我如何可以在自己的生命裡劃下哪些值得記憶的有意義的軌跡。

所以我跟基嫂說了一個小小的故事和我的小小決定。

上幾週我到噗啾的學校看噗啾獻詩,離開學校的時候,天空下起了小雨。我開車駛離校門口前,發現噗啾的同班同學柔伊媽媽站在校門口旁的小屋簷前面,狀似在等待什麼事情。因為後頭有車,我無法按下車窗詢問,只得先離開。隔天我去接噗啾,趁著噗啾和柔伊還在綠地玩耍的時候,我問起柔伊媽媽。她說她在等計程車。我問她是因為下雨嗎?她說是,不然本來是走路回家的。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最近阿東的工作又進入了一個忙碌的高峰,上週日還去公司上了半天班,雖然主動提說要把噗啾帶去上班,但是我還是要他快去處理完快點回來帶我們去吃飯(假日宅媽的廚房是高掛免戰牌),於是可貴的週日早上就只好跟兩隻在家混戰順便打掃。想說忍過一個週日就處理好了,結果週一週二週三天天都晚回來,他加班我也得加班,體諒阿東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但某日傍晚我趴在地上擦拭著尼歐吃完(有一半吐在地上)的殘局,耳邊又一直聽到兩隻在客廳裡搶玩具的聲音:「媽咪,弟弟搶我的玩具」「媽咪媽咪....」「媽咪,弟弟又過來了」「媽咪媽咪.....」「媽咪,這是我先拿到的」「媽咪媽咪....」跳針般的重複叫著「媽咪媽咪」(都是尼歐貢獻比較多,一天大概可以叫上百次)我的神經線突然間就這樣啪一聲----斷、掉、了!

我站起來想一股腦的大吼,要姊弟兩通通安靜。但是在深吸一口氣的當下(吸這口氣當然不是為了冷靜,是要一鼓作氣的發怒),我突然跳痛的去想起了自己最近在小宇宙裡偷偷暗燃的火苗,於是乎在轉瞬間突然覺得沒有什麼好生氣的,如果這火苗可以真的燒出一場燎原的火。

這件事得先拉回今年年初開始講起。今年年初好友多媽就在自己的臉書上放閃,一直提到她的女神Graf要來台,然後她手刀去搶票還要如何如何的追星,我除了按讚之外,內心也好羨慕她,留言說她還有女神可以追,我心目中唯一的星已經離開我了(或者說唯二,因為MJ也走了)。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六月初回台南一趟,下午兩小睡醒沒事,我們就往新光三越前進。逛畢東西買完換好停車券之後,便到地下室開車。結果新天地那天好像出口的一個車道在整修,因為車道縮減所以車速就變慢了。我們在B4排隊等待,後來越等越不對勁怎麼整條排隊的車潮都完全的靜止,反而是從B5、B6上來的車子一輛接著一輛的出去了,我問阿東怎麼會這樣,阿東說因為我們按照車道排隊,而樓下上來的車子則是鑽直線車道前進,沒有排隊,所以導致B4的車輛完全出不去,只能在原地空等待。看著後座兩隻等著吃晚餐的小孩,餓著肚子等待我猜沒多久就要造反了,原本也可以把車停好再回到樓上用餐,等車潮散去再出去。但是因為跟娘家媽媽約好要回家吃飯,無論如何我也得殺出一條血路。我翻出停車卡,打電話到管理部跟他們說樓下大塞車的情況,請他們手刀多派幾人來指揮疏導。

然後碰一聲,我便跳下車,快步跑到B5、B6車輛插隊的路口,站在那裡等管理員,後來被我眼角餘光看到一個管理員站在那邊無所事事的走來走去,也不來指揮交通,我馬上快步追上去,一邊追一邊喊:「先生先生,你等一下!」他停下來之後,我把他(半強迫的)帶到插隊的路口,要他看這情況,跟他說如果不把插隊的車道堵起來,讓所有的車子都排隊,那麼B4的車子就算等到晚上十點也出不去。那管理員只是雙手一攤說:「我知道我知道,你要多體諒多體諒」「這不是體不體諒的問題,這是方法的問題,就算你不願意堵起這路口,那麼我麻煩你指揮一下,至少樓下的車輛走一台,換B4的車輛走一台。我們可以慢,但是不能完全不動。更何況是我們先排隊的。」那管理員並不想理睬我,並且還想從我面前落跑,我還是堵在他面前,很堅持他必須指揮交通,或是把車道堵起來選其一。

我在和管理員僵持的時候,B5、B6插隊的車子有幾輛還把車窗搖下來看我。我馬上迎向他們的眼神,並且高聲的問他們:「請問你們走這車道正確嗎?有排隊嗎?」好幾輛車又默默的把車窗搖起,而這時在B4車道乾等的車子,有好幾位也下車來幫我讚聲,一直要那管理員做出處理。後來我說了一句:「我剛剛有打電話到樓上的管理部去反映了,你是要我再打一次嗎?」然後我就看管理員去拿了東西把車道給堵起來,讓所有的車子都得照排隊出去。

走回車子的路上,B4的那些幫我讚聲的車主一直感謝我,而我只想趕緊衝回車上看看後座那兩隻造反了沒。回到娘家之後,跟弟弟轉述這件事的時候,娘家弟弟說:「妳怎麼想衝下去講?」我絲毫沒有考慮就回答:「因為我是歐巴桑。」後來想一想,應該還是升級之後的歐巴桑,所以是歐巴桑2.0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昨天看到小S剖腹生女的新聞,除了為她高興母女均安之外,也很有感觸。

Ptt和01的酸民一天到晚嘲笑小S"又"生了女兒,然後一大堆人講風涼話說再生啊!湊成七仙女,或是湊成AKB48好了(這有點創意)...等等。或許有人會說誰叫她一天到晚愛講想生男生,誰叫她說生男生會在許家橫著走,誰叫她重男輕女,誰叫她愛嫁入豪門......是她自己活該啦!會被人這麼酸剛剛好而已。

我並不欣賞小S的作風(她是天龍人,我是下港人,是兩個星球的人),但是同樣身為人母,我能瞭解懷了一個孩子,為她擔心受怕十個月,忍耐許多痛苦辛苦,最後還得再經歷生產的萬分疼痛,然後才能擁有一個孩子的母親心情。而那些講風涼話的人是否有想過,對一個母親而言,嘲笑她孩子的性別是她自己自作自受是多麼的殘忍。

我知道是小S口無遮攔,總愛在媒體前放送想生男孩的心情。但是就算她沒這麼說,依然是會被媒體拿出來修理一頓,邱淑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了沈太的邱淑貞婚後洗盡鉛華,專心在家當妻子與媽媽,高齡的她前些年又再度懷孕,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娃。沈太早已淡出演藝圈,但是媒體依然對她的三女大做文章,只要一次出門沒化妝就繪聲繪影說生女失寵黯然神傷什麼的,然後一堆名嘴開節目分析她的面相、生辰八字,甚至連她老公家的祖墳都拿出來大講特講,一丁點也沒放過。林青霞也是一例。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

本文的由來是來自我的昨天的那則噗浪,不知源由者可以先看那噗

在談育兒津貼之前,我先談一下關於為什麼育兒需要津貼這件事。或許有人會覺得你生你的小孩,幹嘛要政府補助,拿我們繳的稅來補助你養小孩,這是什麼道理啊?最後還可以放大絕:不爽不要生啊!有人叫你生小孩,然後再來要津貼嗎?

的確,我的確是在養我生的小孩,但是同時我也是在養我們這一代的老年生活。是我們這一代,而非我和我先生的老年生活。我跟我先生沒有養兒防老的觀念,我們會自己存錢自己養活老年的自己,但是事實上有這麼簡單嗎?存了錢之後就萬無一失了嗎?

我爸媽他們現在屆齡退休,等他們退休之後,他們就不用再繳所得稅了,除此之外他們還可以領政府給的老年年金,和勞保的月退。這些有部分是他們年輕時辛苦存的(每個月都有扣錢),有部分來自於我們國家的稅收。而現在稅收的主力來自於我們這些青壯年人口,因為我爸媽他們那一代辛苦的養大我們栽培我們,所以我們現在可以貢獻出我們的稅,給他們一個較為安逸的老年生活。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DSC_0053-horz.jpg  

在新竹的秋天怎麼可以不去欣賞一下柿子做日光浴的風景。柿子要做日光浴之前,一定要先被脫衣服,所以得先削柿子皮。話說小時候我媽買的柿子通常都是軟的居多,軟的柿子要把它們剝皮真的非常困難,特別是柿皮的顏色跟柿肉顏色相近又黏得很緊,太用力柿子會爆漿,力量不夠又摳不起來,到最後終於剝好要入口的時候,真的覺得柿子實在太好吃了,畢竟裡面還藏著苦盡甘來的滋味。

在新竹看到的柿子都是硬的,剛開始我覺得很疑惑,後來看到牆上的說明才知道這叫「水柿」,我媽買的叫「紅柿」是不一樣的喔!水柿要除皮就簡單了,用削皮器就可以削得很乾淨。不過農家一天要應付的觀光客實在太多,所以他們幾乎都是用機器來削皮的喔!機器怎麼削呢?請看噗啾示範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IMG_2231-horz.jpg

  這兩隻療癒系的可愛小東西(不過左邊那隻偶爾會放火

記得以前歷史課本讀過巴爾幹半島是歐洲的火藥庫,而自從我懷了Neo之後(我跟阿東幫兒子取好了英文名字,怕叫來叫去混淆了,所以以後都用這名字來取代「彼得」這原始的小名吧!),我們家的火藥庫就是我,隨時燃一根火柴,或者更正確的說只要空氣中的氣氛溫度稍高,我整個人就會直接炸掉。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我對連續劇的忠誠度都不高,犀利人妻也是跳著看,不過好在精彩的部分都有看到,包括安真搜到情書破梗的那段,安真送小三熱辣辣的五百萬那段,與溫瑞凡跟小三滾床的那段,我都沒錯過。(跳一下,上次我看全民最大黨阿Ken模仿溫生蠔,自我介紹說:「我不是熱的生蠔也不是冷的生蠔,我是"溫"生蠔」,差點叫我笑翻)不過看歸看,可以引起共鳴的點真的有少,或許是偶像劇的關係,我覺得對外遇的描述還保持在非常夢幻與理智的地步,感覺跟我們真實生活的外遇情況還是有相當的落差。

安真可以說是一百分的妻子,不過跟老公的互動我覺得有點相敬如賓,不太像一般的夫妻。但是這沒有什麼好批評的也不是外遇的藉口,因為他們畢竟是結婚十年的夫妻,難保我的婚姻到了第十年,阿東不會對我喊著:「在這個家我覺得自己像一個家具,而不是一棵活生生的樹。」某些男人大概是要遇到青春的"罵鐵"才會變成雄赳赳的大樹吧!

這劇還是偶像劇的原因是安真的老公雖然外遇了,但是她身邊的親朋好友全部都站在她那邊,而且她老公孩子、房子、車子、銀子都不要,只要小三。最神奇的是還冒出了一個年輕、身價上億、帥氣的藍總監義務幫她變身,而且還深深被她煞到!我想看在許多失婚婦女的眼裡大概覺得這劇已經比迪士尼的公主王子劇來的誇張了。

在真實的社會裡,有多少婦女面對丈夫的外遇,心痛尚來不及修補之時,監護權與贍養費的問題立即湧上來,在家庭破碎之中還得與曾經愛過的人對簿公堂,互相撕扯婚姻裡有過的缺陷和過失,為了保衛親權而把私事攤在陽光底下任陌生人檢視誰才有資格擁有當父母的權力,這才是真正殘酷與難與接受的。至於在工作上獲得上司與老闆的青睞更是不敢奢求,有多少青春歲月貢獻給家庭的婦女,在面對需要重新找一份工作時,會有多少的歧視?年齡不再年輕,工作經驗也有一段很大空白,履歷上的不優美自己也難免否定掉這幾年為家庭付出的辛勞。這才是遭遇先生外遇的婦女在感情被背叛之餘,還得面對的真實情況。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152032_175728047665_2.jpg 

溫阿母很愛說我偏心愛小噗啾,對肚裡的彼得總是不太理睬。本想弄點強而有力的反駁,但是回頭一想,懷小噗啾的時候孕期文章一篇接一篇,篇篇充滿慈愛溫馨,彼得現在六個多月卻等不到阿母的一篇關愛眼神(背景音樂:金包銀),趁著彼得兔年即將來臨,寫篇文章給這可憐的老二,順勢祝大家新年快樂,一舉數得。

其實懷孕期間小噗啾有的,彼得我也一項沒少。小噗啾在肚裡有吃燉OO(不好意思讓我打個馬賽客,因為吃這東西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彼得也是有吃(只是偶爾會忘記一兩次)。小噗啾在肚裡天天都有胎教,彼得也是天天都有(只是因為姊姊搶著做,阿母我只好讓位)。小噗啾有做的檢查(羊膜穿刺、高層次超音波),彼得也都按表操課。甚至彼得比較小一點,阿母我也是認真吃高蛋白的東西想把彼得補大一點(結果把自己補大),只能說姊弟兩人不是手心手背的分別,而是心肝與寶貝的差異,媽媽我兩個都疼愛。

基嫂曾說這麼愛金虎,怕生了老二對小的不公平。其實說爸媽不會偏心是騙人的,有當過人家的父母就知道某些孩子就是跟自己比較投緣,那是天生的。但是會不會因為投緣而特別偏愛某一個,這需要當爸媽者的智慧。我絕對相信爸媽的偏心會造成手足之間對立與競爭的緊張關係,而明明全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們能相處和諧融洽,所以我常告訴自己彼得在肚子裡就得讓小噗啾瞭解肚子裡的那位不是她父母愛的競爭者,而是父母愛的分享者。分享不會讓愛變少,只會讓愛更加豐富。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昨天看了一位親子人氣教養部落格之後,內心有話不吐不快。格主時常發表與教養有關的文章,用詞優美內容頭頭是道,每次結尾總讓人覺得擲地有聲,值得一讀再讀。不過昨天格主發表了一篇名為「他幫你吃掉壞掉的巧克力」一文,文章內容是說要教導孩子對於特殊兒童如何能真心對待,並且在別人取笑他們的時候挺身而出表達正義與感情。文章寫得非常好,不過後來有家中有特殊兒童的媽媽來留言說:「他兒子並非吃掉壞掉的巧克力,而是他們吃到的巧克力口味和地球上的不同」。格主猶如文章內所傳達的,她後來體貼又溫暖的改掉了文章的名稱,並且連內容都改寫過,希望能降低一下敏感上的爭議。

我寫本文並非要戰格主或是其文,而是想提出我自己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在大一上學期的時候,有一次別系的朋友邀我參加他們慈幼社的活動,活動內容是去一家教養院陪小朋友過耶誕夜。這家教養院的院童都是特殊兒童,這是國立機構所以裡面的師資、設備與校舍全然都是為了這些院童而設。但即便如此,可能那時我年幼(剛滿18)也從未一次看過這麼多特殊兒童,於是在與他們相處一個晚上之後,在會後與慈幼社社員一起分享的時候,我說著說著忍不住紅了點眼眶也哽咽了。沒想到社長笑著對我說:「收起你的眼淚,他們要的不是同情。」當然這句話那時我尚未能體會,朋友也覺得社長實在太過嚴厲,稍稍表達自然情感也不行。但是後來這句話一直影響著我,特別是我接觸過特殊兒童的家長之後。

在主流社會的觀感之下,這些孩子學得慢、懂得少,甚至無法與人相處發展社交。但是這是我們以「我們覺得我們自己是正常,所以他們就是反常」的觀點下去看。就如那位格主寫的「他們吃到不完美的巧克力」,但是事實上這些觀念都是我們大人傳達給小孩的,這些孩子之所以被判定「不正常」是在我們眼睛裡,或許在他們的眼裡不正常的應該是我們,或許人生就不需要學那麼快、那麼多。大自然都可以包容多樣的生物性,為何人類「正常」的樣貌只能有一種,就是跟我們一樣的那一種。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我在噗浪上問德國包裹的時候,好友多多媽問我為何要用isofix的安全汽座,我想就仔細的介紹一下關於isofix和一般汽座的不同。小噗啾一開始的汽座是買combi,那時還沒生她就把汽座準備好,但是沒有認真的做功課,所以買了一般型的汽座。後來小噗啾要換成長型汽座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是要isofix的汽座對小孩來說才是比較安全的汽座。

國內一般的汽座都是使用車上的安全帶來固定汽座,遇到緊急煞車時,汽座和汽座上的寶寶會因為慣性一起衝出去,然後才被車上的安全帶拉回來,這種衝擊力道對於寶寶的頸部傷害最大,有很多的安全報告都指出嬰兒、幼兒、兒童在車禍中死亡都以頸部、頭部傷害為主。而成長型的安全座椅更是如此,因為很多成長型的汽座(15kg以上)安全帶是圍在兒童身上,遇到撞擊或是緊急煞車的時候,成長型汽座和小孩會一起衝出去,然後再被小孩身上的安全帶拉回來,小孩變成了汽座和安全帶的夾心餅乾,汽座衝出去的力量(一個成長型汽座約10~15kg)會產生超過250kg的力道(我看網路上的紀錄,這是大約的數字我也不太記得了)這樣大的力量衝向小孩,然後再被小孩身上的安全帶拉回來,夾在中間的小朋友能承受得了這些撞擊力道嗎?

而isofix的安全座椅安裝的方式不是使用安全帶,它是車上有兩個裝置汽座的扣鎖,把汽座牢牢的扣在汽車椅背上,雖然說不能完全的消除撞擊力道,但是小孩不會變成夾心餅乾,小孩所用的安全帶也是汽座上的安全帶,相對來講,安全許多。

Isofix 是一種規格,其目的在於將車輛兒童安全座椅的固定裝置標準化,其中包含兩個焊接在底盤上的錨扣環、以及椅背和椅墊的接合裝置。在最近的創新設計裡,兒童安全座椅還可連接第三個固定點,此接點連接至汽車椅背上方,以提高兒童安全座椅在撞擊時的穩定度,避免座椅脫落。專家同意,具備標準化的兒童安全座椅安裝方式,可將0-4歲兒童的嚴重傷亡 (尤其在頸部) 降低22%。(以上文字是取自這裡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最近Babyhome上有一篇熱門文章。一位媽媽寫尋人啟事要尋找她的「前姊夫」,她的姊姊多年前因癌症過世,幾年之後,前姊夫也就慢慢的和她們失去聯絡,這位媽媽的父母(也就是前姊夫的前岳父岳母)非常想念兩位外孫,所以希望能透過網路找到前姊夫。事件後來發展非常複雜,在這裡就不提它,但是這問題倒是很值得討論一下:「自己的另外一半過世之後,是否還願意跟前夫家/前岳父母家聯絡?

 說得更白一點,公婆和岳父母的存在是因為婚姻關係而存在,如果婚姻關係消失了,姻親關係也跟著消滅了,要不要聯絡都隨個人意願,沒有任何責任或是義務,那麼會選擇願意繼續聯絡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檬爸毫不猶豫的便回答:「當然會繼續聯絡。爸媽對我的是恩情,恩情跟妳在不在沒有關係,那是一輩子的事。」(檬爸把我爸媽願意把女兒嫁給他當成是莫大的恩情還真令人感動)他停了一下繼續說:「我想如果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爸媽應該也是很希望妳能常帶小噗啾回去看他們。」他又想了一下:「我媽她可能會比較激動,可能還會想要妳和小噗啾多住幾天,或是小噗啾單獨留下來住幾天之類的。在我最後的時刻,我會開導她,要她不要太為難妳。」我回答「如果依照現在的情況,我也是會很願意回去看他們,不只小噗啾要看阿公阿嬤,我也想看看他們。」

我想說的是,我對我公婆存在的不是恩情,(我覺得只有我爸媽對我有恩情,當然還有恩師對我有恩情),而是感情。他們對我很好,相對的,我對他們也存在著感情。但是和恩情不同,感情是會產生變化的。如果好幾年之後,彼此的感覺不再了,或者是回去之後,沒有愉快只剩下尷尬與生疏,那麼我想我也會漸漸的不再回去了吧!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本文非政治文,請政治魔人退駕☆

最近政壇最火紅的新聞應該是「周處除三害」的記者會(大概只有鄉民才會知道這個梗吧!),讓我覺得有些人的政治生命很順遂,有些人就充滿曲折,但是很瞎的也不是沒有。在下本人就是一個,當然稱為政治生命是有點誇張,不過硬要扯上邊應該也是勉勉強強吧!

事情的源由很長。大一要升大二的那年暑假,班上最要好的朋友想參加一個營隊,約我與她一同去,當時有空加上對這主題還有點興趣,於是就興致勃勃的與她一同參加。這營隊其實說來有點嚴肅,它的名稱叫「夏日學校」,夏日學校是有典故的(通常聽到典故這兩個字,大多會拍個手鼓勵一下)。日治後期皇民化運動如火如荼展開時,禁台語取締非常嚴格,鄉間的一些仕紳覺得孩子這樣不行,於是利用暑假私下辦起夏日學校,教導小孩子一些基本的台語和台灣文化。而這營隊沿用這典故,主題不難想像,就是台語社主辦的營隊,用不同的方式來教導台語。營隊的地點是在某鄉的一個教會,非常鄉下純樸的地方。早上在教會上課,晚上就睡在教會裡。我與友人報到的那天才知道,報名的人只有五個,而舉辦營隊的人數是參加人數的三倍。因此每個學員都受到「非常好」的款待,學長姐竭盡心力的想把我們變成台語通,早上上羅馬拼音,下午外出認識花草的台語名字,晚上用吉他教我們唱台語歌。而且常常要我們發表自己的意見(當然是用台語),當時我的台語爛到爆炸,每次輪到我,我都只能一直結巴的:「挖..挖...挖」也不太「挖」得出什麼東西就是了。

營隊結束之後,不知道怎麼的,營隊裡的人似乎覺得我很有潛力,一位學長竟然找我與他一同主持電台節目(詳情請看我的DJ夢)。後來一位不同系的營隊朋友突然打電話來給我問我要不要打工。仔細一問,原來是去某民意代表的服務處當助理,當助理是比較好聽,事實上就是工讀生。但是工作非常輕鬆,星期一到星期四每天只要找出四個小時到服務處上班就可以了,工作內容就是把文件弄成電子檔(不要小看這工作,十幾年前要弄成電子檔也算一個專業),和做一些臨時交辦事項,重點是薪水很高,看在薪水的份上加上問過爸媽之後,我就點頭同意去打工了。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