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哥哥:

今年的4/1就如同清明時分的春雨一樣悄然而來,已經五年了,我跟阿白還是一樣想念著你,刨去過多的情緒,我們用平穩的心境溫習你的一切,每年兩次的文字懷想,是我們兩姊妹的默契,然而沒想到我們這份微不足道的心意,竟也牽起了一個奇妙的緣分。

今年的某天,我在留言版上看到一個讀者所留的悄悄話。美姿,一位香港的財經記者,她留言給我們姊妹說,她前陣子專訪了你的外甥女麥嘉軒,問我們想不想要這本雜誌,她願意幫我們寄上。

美姿會來瀏覽我們的網誌完全是一次的意外,她說因為要進行專訪的緣故,在網路上大量的收集資料,「就這樣糊里糊塗地闖上你們的網頁」(註),然後就這麼地領了潛水魚的號碼牌,留了下來。然而,就跟其他的潛水魚一樣,她從來也沒想到要冒出頭來換氣一下,她就這樣默默地讀著我們的網誌,然後訪談結束了,雜誌也已經出刊三個禮拜。

不過,就在某天晚上,美姿一個人留在辦公室晚餐,照常地連上我們的網頁,就在這時候,她突然這麼靈光乍現地竄出想把雜誌寄給我們姊妹的想法。

就這樣的一個想法,一本上頭夾著一張寫得滿滿小卡的財經雜誌,越過台灣海峽,來到了我們姊妹的手裡。

麥嘉軒和她的妹妹麥嘉殷也是一對孿生子,我特別注意到美姿文章裡描述兩姊妹感情的部分:
(阿蚊:雙胞胎的意思,音同資)女長得極為相似,她們自己不以為然,但父母親至今講電話時,仍未能分得清誰是誰。她倆是彼此最忠實的朋友,經常吵鬧,但迅即又言歸於好,然而兩人始終不喜歡這個表面戳印,大孖(阿蚊:雙胞胎姊姊)噘噘嘴說:「我們連名字都似,嘉軒和嘉殷,Ayesha和Alisha。父母買衫永遠同款同色,同一間學校,讀書一樣咁差(阿蚊:糟糕,我不確定是一樣不差還是一樣都很差耶),哈!總之,如果你是孖女,你都不會想兩個人一模一樣。」

年紀還小,麥嘉軒已決定長大後要當律師,但口中卻沒有說出來。誰料有一天,細孖(阿蚊:雙胞胎妹妹)嘉殷卻搶了閘(阿蚊:可能是搶了頭香的意思吧),高調向家人宣布當律師的志願,一向最討厭和妹妹當「孖公仔」阿蚊:有賣這種公仔的話我也想要一隻)的大孖為此耿耿於懷,惟有立即轉(車太)(阿蚊:廣東話,意即改變初衷、主張、立場的意思,廣東話真是博大精深呀)『其實我覺得我是先想定的!』但沒辦法,我只能另外找個差使做,覺得做會計師也不錯吧,便敲定長大後要當會計』

然後,就這樣,麥嘉軒從倫敦大學回來當了會計師,麥嘉殷從牛津大學回來當了律師。

似乎,孿生子都會走過這麼一遭,麥氏姊妹的心路歷程跟我們相似度好高,讀著讀著都忍不住笑了,雜誌裡頭麥嘉軒,也沈靜地微笑著,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認同感流洩在文字間,我沒什麼機會認識另一對孿生子,但藉由美姿的筆觸,我仿若清晰的認識了這一對,在那濃膩情感中的無形競爭以及在人生旅途的相互支持,我全能懂得。

當然訪談內容也難免聊到她的十舅父,我們的哥哥,也許如同美姿的註解「那天以後,圍繞十舅父的話題頓成禁忌,人前人後,她都鮮有提及。」雖然文中只有浮光掠影的提及哥哥,但我相信身為哥哥最疼愛的外甥女,麥嘉軒心中的傷口一定很深刻,她沒說出口的,美姿沒問的,我想喜愛哥哥的我們都已經深刻的體會了。

哥哥,感謝你,因為你牽起了這個奇妙的緣分,美姿的行動以某種方式撫慰了我跟阿白的內心,有人能夠這樣地理解著我們的行為,而且打從心底想讓我們姊妹能夠更接近你一點,就算是一點點都好,想到這個,我真覺得自己真的好幸運能夠感受到這些。美姿,謝謝你,慷慨地對我們姊妹倆所付出這些。

哥哥,你帶給我們的美好,我總是感激,沒想到直至今日,還能藉由你連結起美姿的溫情,緣分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十舅父好認真,做什麼事,他都專注要做好,直至今日,我仍然好impressive。我知道,每個行業的成功都不是僥倖...我們屋企人,好掛住他,永遠懷念他。」文末,麥嘉軒這麼說著,我想她已道盡所有哥迷最深的心意,那說不出口的懷想,永遠都在我們的心中。


文【蚊子血】

註:美姿所搜索到的文章在此:不可思議的巧合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