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最近為了科展忙得焦頭爛額的,今天終於把作品看板做好了。拿到會場的時候,好多人在那邊忙著布置與張貼。我們遇到幾位之前認識的朋友,我們也看了他們的作品,大家都簡單的說了幾句:「哇,好漂亮的看板。」或是「喔,你們的報告好精緻耶。」我也是如此這般,只是一直出現內心的OS:「這個看板怎麼這麼花俏?」或是「還好,這應該不是我們的對手。」我也想著別人內心是不是也一直波濤洶湧呢?想著:「哈哈,不過如此而已。」或是「好在有人墊在我們下面。」之類的。

記得小時候看小叮噹,有一種工具能讓別人說出真心話,大雄就說出:「宜靜,我想看妳洗澡。」雅夫就說出:「技安的歌聲好難聽。」後來下場當然是很慘的。

真心話真的聽不得嗎?如果能聽到真心話,你敢不敢聽?你要不要聽?

真心話其實跟虛偽的應酬話並不是對等的,有些真心話是講了也沒有用處,或是時機不對還是不要講好了,甚至是自己的情緒反應也沒必要給別人知道。例如作品都已經完成了,說些這裡不好那裡不好,還不如看看優點的部分。在不對的時機聽到真心話是很不好的經驗,就像是一個人沒有抓好告白的時機,明明是大夥嘻笑狂歡的時候,突然吐出至深肺腑之言,當場不是把氣氛搞冷,就是沒人把他當一回事。這種真心話聽來真是毛骨悚然。

我曾經看過一個十分老實的學弟,在學姐口試的前三十分鐘,用誠懇的語氣對學姐說:「學姐,我覺得妳的論文數據不太有說服力,我看妳口試的時候要當心一點。」如果這個時間往前推個三個月,我相信學姐一定滿心高興的接受你極度誠懇的真心話,問題是馬上就要上場了,這種話只會讓人已經在緊張的情緒上,再加上一副發軟的雙腳,除此之外,我看不到一點幫助。這時候最好講的應該是:「哇,給口試委員的餐點看起來好好吃喔!」「今天教授們的心情都不錯,一定會輕鬆過關。」至於那些內心戲就留在自己心裡慢慢演吧!

最近也常流行「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坦白說我一次也沒有玩過,為什麼呢?因為我討厭聽到一些太過露骨的話語,當你認為不必隱瞞的時候,你說出來的話不見得一定是「真心話」,有時候那只是情緒的催化,這個時候說出來的話通常過於誇張,甚至失真的成分很大。每個人的「真心話」其實都只是心裡一剎那的感覺,我們覺得那是很真的。例如說:我覺得你很討厭,超難相處的。我相信如果你有這樣內心的OS,除非你是極度掩飾自己的人,否則相信對方早有感受,根本不必依靠真心話來證明。我們有時覺得某個人蠻機車的,那可能是在當下的那個情境,你會覺得「其實你也不是個多麼好相處的傢伙嘛!」但是很有可能事情一過,大家又自然相處,你也早忘了曾經想過某某人很機車的想法,或許還記得,但也早不重要了。

不說真心話,不見得我們就是多麼虛偽的人,而不想聽真心話,也不代表我們要聽的是假話。有時候「真心話」不並是那麼的真,甚至那只是氣話,情緒話。而更多時候,我們的「真心話」是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的,因為我們說不出嘴的話,通常總是帶著那麼點殺傷力,或是自我主觀的判斷,這就是我們認為的「真心話」,但那些話聽了又如何呢?沒幫助的話就免了吧!

我很高興沒有小叮噹的那種道具,如果我常常在無預警的時候,聽到別人的真心話,那我可能會很難受,甚至會被別人的想法所左右,但那些話或許並不是別人有心要告訴你的,赤裸裸的言詞總是比刀劍更鋒利的,而它總是在無意的時候傷人,與其這樣還不如選擇不要聽。

而我也不願意別人聽到我的真心話,坦白說我已經覺得我自己是一個很直的人了,我能說的都說了,剩下的就是不能說的,哪些呢?內容其實都很不營養,例如:「我想放屁,先到旁邊躲一躲,不要讓別人聞到好了。」「這樣顏色的衣服真的有人會穿喔?」「今天好熱唷,曬了這些太陽,回去要不要敷臉?」「他的女朋友好像不是真的很愛他,不過,又不關我的事。」「這種事情也到處去宣傳,這個人是不是太無聊了?」「她的妝會不會畫得太濃了?」像這一類的「真心話」,我還是喜歡留在自己的心裡自言自語。

每個人都需要有隱私的空間,何況是內心的想法呢?所以以後遇到有人跟我說:「沒關係,妳說真心話好了。」我也只能聳聳肩膀,笑著說:「但是我就是沒有什麼真心話啊!」而內心還是繼續演著上千集沒營養的內心戲連續劇。不過你們放心,我是很喜歡有什麼說什麼的,如果我沒說的,那就真的是沒什麼好說的。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