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過境的早晨灰撲撲一片,氣候像一條濕抹布,碰著就讓人渾身顫抖不適,陽光被低溫吸收得一絲不剩,刺骨的寒風迎著每個行人的臉兜頭地刮著,就連紅綠燈上的小綠人都走得有氣無力。

他背著大包包,頂著蓬亂的髮,抱著第一堂課要用的厚重課本,縮著脖子,快速的穿越過十字路口,微微發抖的嘴唇,蒼白的臉龐,他拉緊戴在頭上的毛線帽,「好冷啊~」他噴著熱氣,不由自主的抱怨著。

小跑步的衝下了捷運站的電梯,跟著站在長長的人龍後方,他兩眼呆滯的盯著前方的廣告看板,今天應該又是一個平凡不過的日子吧,他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大學生,日子似乎除了溫度的變化之外,好像什麼都不曾改變過,像是行駛在軌道上的列車,週而復始的繞著轉著,沒有意外。

疾駛而來的車廂活生生的截斷他的視線,他默默地收回眼光,拉緊背上的書包,準備上車。車門緩緩的打開,人潮開始往前移動,他卻在此時迎頭接上了車門打開後的一張美麗的容顏。

她的黑髮柔順的披在肩上,粉紅色的唇舒適地閉著,那弧度好像經過計算過的那麼精巧,雙頰因為低溫而微微紅潤著,長長地睫毛隨著她的抬眼而顫動,而她的眼睛…

就在她抬眼的剎那,他跟她眼神絲毫不差的接觸了,那雙美麗的瞳孔就這麼毫無保留的跟他碰著了,清澈的有如冰河般的眼睛,讓他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就這麼地被透視著,被碰觸著,被理解著。

一片輕柔的羽毛隨著她的視線慢慢地飄入他冰凍的心,他鬆開了背袋的繩子,背袋墜在地上,無數的羽毛也隨著撲天蓋地的慢慢降下,他跟她的四周盡是白皚皚的一片,什麼都消失了,在潔淨空曠的這裡,只剩下他跟她,還有兩個人無法分開的視線。

他無法言語,也無法思考,不知道經過多久,那個女孩終於緩緩地向他走過來,她的臉上充滿著溫暖的笑容,她的腳步輕緩像是踩在水面上那樣的仔細,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他聽見自己清楚的心跳,隨著她的接近而洶湧地擊打著胸膛,他睜大他的雙眼,那個美麗生物越來越靠近了,也許自己的眼睛會因為承受不了她耀眼的美麗,而就這麼地瞎了也不一定。

女孩終於來到他的身邊,他第一次這麼強烈地感覺幸福就在離他咫尺的地方,只要他一伸手,就可以將幸福緊緊地攬在胸前。他的眼睛蓄滿了淚水,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他一點都不想哭,可是在身體最純粹的那個點就這麼地被觸到了,他毫無招架的餘地。

可是那女孩並沒有停止她的腳步,在經過他的身邊,她轉過頭來對著他理解地微笑,然後又翩然的往前去了,他無法有任何的行動,他的視線只能寸步不離的追隨著她,他望著她微微發亮的背影,那是黑暗中的唯一光源,突然,從她的背後張開了一對潔白的翅膀,那毫無瑕疵的白令他頭暈目眩,他失控地跌坐在地上。

「同學!同學!」他恍然的搜尋聲音的來源「啊?」有一位上班族正提著他的背包,關心地拍著他,「你還好吧?」他緩緩地站起來,接過背包,「謝謝你,我還好…」上班族拍拍他之後便離開了。

他看看空蕩蕩的四周,捷運已經開走,他不能解釋在這幾分鐘的時間裡,自己到底是經歷了什麼,可是那股真實的溫暖與幸福正滿滿的塞在他的胸中,他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這個美麗的邂逅讓他似乎理解了些什麼。

捷運的下班車來了,他輕快地搭上了車,就這麼重新開始吧!幸福並不遙遠呢!

強烈的寒風還是繼續的刮著,然而這個城市開始傳說起有一個會帶來溫暖與幸福的天使的故事。


文【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