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啦!」她歇斯底里的大喊,一直把他推到門口,「去找你的前女友,走啊~」她滿臉的眼淚跟鼻涕,雙眼已經哭得紅腫。

「妳先聽我解釋,我去找她只是單純想要…」他話都還沒說完,就被無情的關在門外,「喂!先開門嘛~開開門啊~」他拍著門,無奈門內的她只是哭,「你走開~我不要聽~我們完了!嗚嗚嗚嗚…」

他靠著門滑坐而下,這下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前女友在前幾天突然聯絡他,說有事情想當面跟他說,他本來拒絕了,可是他的前女友很堅持,而且根據他對前女友的瞭解,她並不是會糾纏不清的那種人,他們分手後半年,幾乎是斷了聯絡,頂多就是在MSN上的簡單招呼,或是逢年過節時候的罐頭簡訊祝福而已,前女友會這麼堅持見面一定有她的理由,他只是抱著好久不見的老朋友的心態前去赴約而已,可是錯就在錯在他的自作聰明,他現任女友是一個愛吃醋的人,他為了怕她擔心而橫生枝節,所以也就沒有事先告知(「親愛的,我要跟我前女友吃頓飯?」這樣的話似乎也很難不給人其他的聯想吧?),然而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巧,當晚他正跟前女友共進晚餐的時候,女友的一位閨中密友居然也在同一家餐廳用餐。

接下來的情形,簡直就是八點檔的連續劇劇情,他摀住臉幾乎是不敢回想,他女友的接到閨中密友的電話,怒氣沖沖的前來興師問罪,當女友站在他們桌前的時候,他簡直是嚇到連呼吸都停止了,她滿臉的淚水撲簌簌的直流,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才問出一句:「你…你在這裡…幹什麼…」

他驚慌失措的急忙站起來要解釋,卻不小心打翻了水杯,潑了一整桌的濕,四處蔓延的水漬如同女友臉上的淚水,一下子就擴散開來。

侍者馬上趕過來處理,他一邊整理桌面,一邊掩不住好奇的打量著眼前這一男兩女的奇異組合,「妳聽我解釋…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話一出口他更覺得自己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法,他急忙握住女友的手,她的雙手冰冷,臉上的血色盡褪,睜得大大的眼睛盛滿了傷心與不可置信,他覺得自己長久以來建立的信任已經在這一瞬間支離破碎。

「其實我約他是為了…」前女友看情況不對,也急著打圓場,「我不要聽!你們兩個騙子!」女友轉身奪門而出,隨著自動門的打開,侍者還送了一句諷刺的「謝謝光臨。」

後來的情景就是他目前的窘狀了,他追了回來,卻什麼話也解釋不清就被關在門外,他女友盡是哭,肝腸寸斷的哭,他心裡十分的捨不得,可是目前的情況就是不得其門而入呀。

他頹喪地坐在門口,簡直是無計可施了,事情怎麼會變這樣?這應該是一個驚喜,是一個一輩子難忘的安排才對呀。他掏出西裝外套口袋裡的黑色絨布盒,就是這個弄巧成拙的小東西啊!

他打開來,望著裡頭那個閃閃發亮的鑽戒發呆,忍不住暗罵自己一聲笨,前陣子他得知前女友目前正在某家有名的珠寶名店當珠寶設計師後,他跟前女友透露他想求婚的訊息,前女友很講義氣的願意幫他修改鑽戒的設計,他原先是拒絕了,可是前女友很堅持這是她唯一可以為他做的最後祝福,再加上他的確也想獻給女友獨一無二的結婚鑽戒,所以他們才會約在餐廳見面,一起討論戒指的修改細節。

哪知道弄巧成拙,現在不要說求婚了,連能不能挽回女友都還是個問題。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他不怪女友連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他很瞭解她的個性,她雖然很愛吃醋,但是那是因為她全心全意的愛他,他錯就錯在明明知道她的個性還是自作聰明的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完成這件事情,還以為是一個天衣無縫的surprise呢。

屋裡已經完全沒有聲響了,也許她哭累了,已經睡去,他靠著門開始解釋起來,也許更像是跟自己的對話。

「親愛的,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妳很難接受,換做是我也是很難接受,更不要說是相信對方是一出於一片好意了…」

「其實我內心是很坦然的,我相信妳也應該知道我是坦然的…不過也許妳根本不這麼想…anyway,我沒有做對不起任何人的事情,這是一個事實…」

「哎呀,我真是個笨蛋,本來今晚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把玩著手上的戒指,「本來我今天應該要跟妳說的是以下的這段話。」

「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能否認的並不是每次都是那麼地完美,像今晚…」他自我解嘲的苦笑一下,「但是這才實際,跟妳在一起生活,我體驗到真實的幸福,一起笑是一種幸福,但是和妳吵架的時候我也覺得是一種幸福…啊!說這樣是不是很欠揍呢?呵..」

「我知道妳愛吃醋—反正妳現在也聽不到—妳的吃醋有時候真得讓我招架不住,不過妳吃飛醋的樣子真的是傻得可以,那又急又氣又要假裝不在意的模樣,真的是可愛極了,還有在我生氣的時候,妳扮醜逗我笑的時候,老實說,每次我都覺得妳好滑稽…哈哈…不過滑稽的好可愛…」說著說著,他眼眶竟然潮濕了。

「廢話一堆,其實我想講的只有一句,能和妳在一起,無論麼樣總是好的。壞的情況會變好,好的情況會變的更好…無論什麼情況,能跟妳一起的時候,總是比沒有妳的時候好…」

「所以,如果能夠一直和妳在一起該有多好啊。」門後突然噗哧的笑了一聲,他急著馬上爬起來輕敲著門,「喂喂…我剛剛說得有一些是亂講的啦…其實妳的脾氣很好…也不會亂吃醋…都是我不好啦…」

門開了一小縫,她含淚的雙眼像雨後的星辰一樣閃耀,「來不及了…我都聽到了…」說完,她又忍不住偷偷地露出一抹微笑。

「噯呦~那個都是亂講了啦…」他望著門後的她,不知道怎麼地整個心頭暖洋洋的。

「那要跟我一直在一起的也是亂講的囉?」她作勢要把門給關上,「沒沒沒…不要關門啦…」他頓了一下,鼓足勇氣下定決心,單腳跪在她門前,「我沒有亂說,我是真的想跟妳一輩子在一起!…妳妳…願意嗎?」

門打開了,兩個人笑著緊緊相擁,而門外一直在偷窺好戲的鄰居們也響起了一陣歡呼的掌聲。

就這麼在一起吧,Better Together! 



文【蚊子血】
註:本文是由Jack Johnson的better together所激發的靈感,謝謝Jack Johnson所做出來的好歌,以及他美妙的歌喉。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