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昨天我在火車上遇到了J,她很熱情的抓著我的手坐在火車上唧唧呱呱的講了兩站,直到我該下車的時候,我們才依依不捨的分別。妳知道嗎?我對於J跟我說了一些什麼不太有印象,只是對她的一句話很震撼。我看著J的手指問:「咦?妳怎麼沒塗指甲油了呢?」J無奈的說了一句:「我男朋友他說只有不正經的女人,才會塗指甲油。所以我跟他交往之後,就再也沒塗過指甲油了。」

很不可思議是不是?我看妳瞪大了嘴巴!這是我們認識的J嗎?大學四年來,外文系的她沒有一次讓我們看到她沒有顏色的指甲,她總是很仔細的很認真的把自己的指甲塗上最適宜的顏色,配合著季節、配合著場合、配合著服裝、配合著心情,她的指甲顏色變成了她的註冊商標,甚至連教授講課講到一半還會突然冒出一句:「J,妳今天的指甲油是什麼顏色?讓我來當這堂小考的第一題吧!」幾乎每一個人都曾好奇的問過J,為何這麼重視自己的指甲,不僅修剪的整整齊齊,而且塗上的指甲油顏色都能為她整體的打扮,做一個最讓人驚豔的驚嘆號。這時,J總是會甜甜的笑著說:「塗上指甲油,能夠讓我更有信心啊!」

這一點我是很能體會的,每一個人總是有一點小小的偏好,認為這種小偏好能夠增強自己的自信。例如說好多業務在談一件重要生意的時候,總會打上自己的幸運領帶一般。我喜歡這種自我鼓勵的小方式,代表著你對自己有著一定的期許與對這件事情的重視。而沒想到幾年不見,J竟然為了男朋友的一句話,把對自己的一種鼓舞方式給拋棄了。

愛情裡,能有多自由?

有多少女生,敢在男朋友面前放屁?有多少女生敢對方坦承,自己覺得有時自慰比跟對方做愛來得爽?有多少女生敢跟男朋友說其實我最愛聽的是流行排行版裡的流行音樂,而不是一開始交往時說的華格納和海頓?有多少女生,敢在對方面前說妳爸爸的笑話很冷,你媽媽的廚藝很爛?還有我婚後根本不想煮飯給你吃,現在外賣外送很方便?你別想我幫你洗衣服,你不會按洗衣機嗎?

又有多少男人敢說,抱歉,親愛的妳的胸部真的很小,是我遇過最小的?又有多少男人想說,妳的話真的很多嘰哩呱啦的,抓不到重點?我覺得陪妳逛街很累很無聊,我想在家打電動?又有多少男人想說,我會娶妳跟妳結婚,但是我求求妳,不要一天問我三百次:「你愛不愛我?」有多少男生想說有時跟換帖兄弟喝酒,都比跟妳講電話來得有趣?

愛情一旦上身,就像證人遇上口才便捷的律師,從手按著聖經發誓:「我講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開始,便戰戰兢兢的反覆思量自己出口的證詞是否有前後矛盾的情況,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律師抓到把柄,來各三百回合的狂攻猛問,直到精疲力竭為止。如果表現得不良好,被律師抓到把柄,這時候律師便又會「球員兼裁判」的,搖身一變,變成了法官,當庭宣判被告得進到監牢「保護管束」各幾週。

有些人談戀愛像坐牢一樣,總是常常被耳提面命的說:「這個不要做,那個不行,這個我不喜歡……」,最後的結論總是像一個無止盡的循環一般。我喜歡這樣的你啊!所以你要這樣那樣,不要這樣那樣,為什麼你不要這樣那樣?難道你不愛我了嗎?不然你怎麼不這樣那樣呢?你愛我,你就會這樣那樣…….

我的老天啊!就算腦筋最清楚,邏輯最緊密的人,遇到這樣莫名其妙的循環式結論,一定也要舉白旗投降,大喊:「法官大人,你不要再講了。我照做就是了。」

但是這世界上有些人特愛坐牢的感覺,他們喜歡找很多東西來束縛自己,並且用相同的標準來要求對方。我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你可不可以不要一天上網上八個小時?我都在家裡看電視,妳可不可以不要跟朋友出去玩?我一雙鞋都穿三年,妳可不可以不要三個月買一雙鞋?我喜歡聽輕聲細語,妳可不可以不要笑得那麼誇張?我喜歡打籃球的男生,你可不可以離開你的電動去當陽光男孩?我喜歡小碎花長裙,妳可不可以不要穿蘇格蘭短裙,外加長馬靴?我喜歡蕾絲花邊的東西,你可不可以不要買黑色的沙發套?

這世界上,就是有人一開始談戀愛就把對方當成自己,我喜歡怎樣你應該也會喜歡,我不做什麼你應該也不能做,把兩個獨立的個體綁得緊緊的死死的,非要把對方規定好,放置好,安頓好,兩人像玩兩人三腳一般,動作要整齊畫一,這樣的愛情累不累?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